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安庆保卫战 >

全歼湘军精锐的陈玉成为何打不赢安庆保卫战?得罪一人

归档日期:06-14       文本归类:安庆保卫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858年5月,在胡林翼、李续宾、杨载福的猛烈攻击下,据守时间长达六年的九江城陷入湘军之手,太平军最善于防守作战的林启荣阵亡。九江失守后,湘军趁机攻略江西北部,无往不胜,无坚不摧,赣北各城悉数被清廷占据。趁着胜利的余威,号称湘军第一悍将的李续宾率领九千人马北上攻击皖北,连下太湖、潜山、桐城、舒城,于1858年10月抵达庐州附近的三河镇,形势对太平军万分不利,庐州守将吴如孝连连告急。此时,陈玉成、李秀成等正在猛攻扬州、浦口清军,力求摧毁江北大营,解除天京北面之威胁,于是叫吴如孝再坚守半个月。

  陈玉成摧毁江北大营后,立刻率领主力兵团开向三河镇,同时书信两淮捻军张宗禹,让其助自己一臂之力。陈玉成到达金牛镇后,立刻设下大营,准备与李续宾在此处开展终极对决,一分高低。但是,陈玉成并不急于决战,而是缓慢向前推进,慢慢缩小包围圈,然后一鼓作气全歼湘军精锐。李续宾由于孤军深入,后援断绝,只能硬着头皮向陈玉成发起冲锋,结果全军覆没,兵败身死。当败报传到胡林翼处时,他不由得长叹:“三河败后,军气已寒,非岁月之间所能复振”,“ 而且敢战之才,明达足智之 士,亦凋丧殆尽”,此战对湘军影响实在太大,使其短期内无法再次向太平军发动大规模进攻。

  三河镇大捷后,陈玉成横扫皖北,再战皖南、鄂东;李秀成则采取“围魏救赵”之计,摧毁了围困天京长达三年之久的江南大营,太平天国出现军事上的中兴局面,形势一片大好。但是,在胡林翼的强烈要求下,清廷再次让曾国藩出山全部统领湘军,并授予其两江总督之职务,节制浙、苏、皖、赣等四省军政事务,曾国藩第一次掌握地方实权,信心满满。

  得到大权后,曾国藩并没有遵照清廷命令,拒绝前往苏州、杭州、常州作战,任由李秀成在苏南打江山,扩充地盘。曾国藩的战略目标很明确,即是先拿下长江中下游的战略重镇安庆,扫除天京的西部屏障,然后顺着长江而下,利用湘军的水师优势切断太平天国的后勤补给,最终攻破天京,一举剿灭太平天国。

  对于安庆的重要性,陈玉成自然是知道的,若是此处一旦失守,不但天京无法保住,就连自己的性命都有可能搭档进去。为此,陈玉成立刻率领十万大军从皖北南下解围,可惜无法突破多隆阿满蒙骑兵的封锁线,于是只能向天京求援,制定新的作战方案,即是“西征武昌”,迫使湘军主力回援,然后在运动战中歼灭敌人,从而解除安庆之围。很遗憾,李秀成此时正锐意经营江浙,对“西征武昌”计划丝毫不感兴趣,以致该计划流产,陈玉成被迫回师皖南与湘军主力决战。

  虽然“会攻武昌”计划失败,但陈玉成所能调动的兵力还是远远多于湘军。要知道,围攻安庆的主力部队是湘军吉字营八千多人,杨载福水师四千多,其余李续宜、鲍超、多隆阿等则是打配角,防止太平军从外部增援安庆;陈玉成手中的兵力十余万,号称二十万,精锐主力则是小左队、小右队,估计四万余人。但是战局却并不乐观,陈玉成在湘军的“龟壳铁桶”战术面前显得毫无办法,其所擅长的运动战优势无从发挥,连续多次冲锋均被湘军的“高寨”、“营垒”、“壕沟”所阻碍。1861年9月,安庆被攻破,守将叶芸来、吴定彩战死,一万多太平军被屠杀;陈玉成发动最后一次象征性的冲锋后,只能无奈地率部离开。

  陈玉成能够在三河镇大战中消灭湘军中最精锐的6000老兵,连同号称第一名将的李续宾也送下地狱,却为何打不过当时尚属于二流部队的曾国荃吉字营呢?就算在“龟壳铁桶”战术面前无法施展运动战优势,但也不至于让曾国荃吉字营攻下安庆。当时,陈玉成驻扎菱湖北岸,这是保证安庆粮草供应的交通要道,而要保证这条粮道,就必须保住号称安庆咽喉,皖北皖南交通要地枞阳。只要枞阳在手,太平军便可以自由调动军队,也可以保证安庆有充足的粮草补给。不过很遗憾,陈玉成没有保住枞阳,因为他得罪了一人,即是他的老上司韦俊。

  韦俊,北王韦昌辉的弟弟,太平天国早期最优秀的将领之一,镇守武昌期间,曾多次击败胡林翼、罗泽南等湘军元老。“天京事变”后,由于洪秀全的猜忌,杨辅清(杨秀清堂弟)的无故挑衅,韦俊心里很难受,于是想要渡江去投靠李秀成,因为这是唯一相信并支持他的队友。可惜,陈玉成不以大局为重,居然封锁长江各渡口,与杨辅清在和州挑战韦俊。为此,韦俊只能投靠清廷,否则不知哪天就会被自己的队友干掉。

  正当安庆保卫战进入关键时刻,韦俊向曾国荃提出攻击枞阳之建议,并愿意充当前锋,毕竟这里自己曾经战斗过,比较熟悉地形和各要害处。韦俊本来就很能打,此时又是为了复仇而来,战意志不是一般的坚定,枞阳不日即被攻克,陈玉成在集贤关闻知此事变,痛哭失声,这简直就是捅刀子。安庆被攻克后,胡林翼直言道:“安庆之要在枞阳,不得枞阳,即顿兵城下一二年,贼可倘佯自如,暇则来战,不暇则游行他处,我不能谁何也。”由此可知,陈玉成真不应该得罪韦俊,这是他自食其恶果之表现。

本文链接:http://jodiharbin.com/anqingbaoweizhan/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