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安庆保卫战 >

【转】桐城挂车河之战:太平天国将领的噩梦靖东主将刘玱琳兵败被

归档日期:10-03       文本归类:安庆保卫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挂车河镇是安徽桐城西乡的名镇,北宋时桐城九镇中有孔城、双港、挂车等镇,镇名都来自挂车河,河之上游依挂车山,有一处山脊似一架龙骨水车伸向河心,故得名。挂车河西北部依傍大别山余脉,峰峦叠嶂,丘岗起伏,东南处傍在挂车河,河渠纵横,因地形较为复杂,历为自古兵家必争之地。

  1860年11月26日,陈玉成联合捻军龚得树等部共约10万多人,沿江北进至桐城西南挂车河一带,扎大营40余座,试图直接发兵救援安庆,此时安庆外围的湘鄂清军还不足4万人,陈玉成在12月上旬联合捻军兵分三路从桐城出发,攻击新安渡,棋盘岭一带,挂车河大战一触即发。

  清军主将多隆阿督李续宜、温德勒克西、雷正绾等各部将兵分五路抵挡,双方激战数日,在黄昏时分,像铜墙铁壁一般的清军阵势开始被太平军打乱,清军开始四处溃散。正当洪仁玕、陈玉成挥军大举追击时,反被清军多隆阿预伏的骑兵突然横杀而出,这一下反而冲乱了太平军的阵脚。由于遭到多隆阿部鄂军主力和新任安徽按察使李续宜所部湘军的乘势猛烈进攻,太平军此战是先胜后败,不得不大败而退。因此次作战计划被多隆阿掌握,在太平军进军路线上埋下了伏兵,使得太平军又被多隆阿部击退。

  在太平军驻庐州前军主将吴如孝,驻芜湖主将黄文金的三部人马会合后,因陷入了清军的包围,因而太平军的伤亡非常之大,结果在新安渡又被多隆阿击退,这一战,太平军被沙河水淹死的人非常之多。12月10日太平军再次被清军团团围住,太平军此时只有向北一方突围,由陈惟一和捻军将领孙葵心作掩护,退返庐江。

  1861年四月,陈玉成率太平军与曾国荃所部水陆师大战于安庆城郊失利后,又得知援军被阻在桐城,于是留下了靖东主将刘苍林带领4000精锐驻防集贤关、赤冈岭。自己带4,5千人马赶往桐城,在路过挂车河的时候,被多隆阿截住后部,损失一千多人。5月20日,英王陈玉成驻军安庆城外菱湖至城北集贤关,并与洪仁玕等商定准备在23日进攻挂车河之敌,干王洪仁玕和林绍章从南来到安庆与陈玉成会师,联军在挂车河,而此前,清军鲍超、成大吉两部湘军共一万多人也在5月20日抵达了集贤关外,并立即进攻关外赤冈岭太平军的四座营垒,因营垒中都是太平军的精锐,清军一近垒边,就被枪炮如雨的太平军打退,清军拔签添濠,四面猛扑冲锋都没有成功,很多清军被枪炮杀伤,始终不能近前,全都被刘玱琳部太平军击退。

  因硬攻不奏效,此后,湘军不敢直接进攻,而是改变战术,在赤岗岭附近修筑了几十座炮台,从6月2日开始,就不断地对赤冈岭四垒的太平军大营实施猛烈的轰击。7日,太平军营墙倒塌了数丈,守军仍坚持不出。8日,湘军派人进入太平军营诱降,太平军第二、第三、第四垒守将朱孔堂、李四福和贾仁富率所部3000人,被迫投降清军,然而湘军同样斩杀了2800余太平军,只有刘玱琳所在的第一垒太平军仍在顽强地与湘军进行抵抗。

  8日午夜,刘玱琳向北突围,因“雨益大,水几灭顶,壁垒皆倾。”刘玱琳知道孤垒已无援救可能,于是率领了1000多人死战突围至马踏石泗渡河滩,在河边挈民间木板门扇,用长绳捆缚木板,准备乘木桴渡过河滩,可突然之间,清兵追至,湖水又弥漫无际,太平军众人都跳水下河,又被岸上的湘军放箭射杀,只有极个别善泅的人才得以生还。太平军靖东主将刘玱琳拼死力战,重伤之后被湘军生俘,解押至湘军杨载福大营,最后被湘军肢解后割头示众,曾国藩在《奏稿》中说:“讯明肢解,并传首安庆城外,呼城贼、垒贼而告之,以寒逆胆而快人心。”

  赤岗岭的四垒守军4000多人都是太平军精锐,可以说是陈玉成的王牌劲旅,此次被全歼,使得陈玉成军团损失惨重,战斗力受到了极大受的影响。此战,连对手曾国藩也难以置信,他说:“查粤匪自滋扰以来,我军所斩长发老贼,至多不过数百名。此次,歼除长发老贼至四千名之多,实为从来所未有!”

  此战也使得太平天国将领谈多隆阿而色变,7月20日,陈玉成又召集了各王,兵分三路杀向安庆,但苦战了半个多月,同样是劳而无功,结果在第五次被清军多隆阿部阻击之后,后勤的粮草弹药也悉数被烧毁。

  八月初,安庆城内开始断粮,清军悍将多隆阿在挂车河指挥湘军部队连续数次击退了太平军的进攻,完成了阻援太平军解救安庆的任务,从清军方面来说,则是有效地保障了围困安庆城湘军的作战,9月5日,湘军曾国荃部以地雷轰倒了北门城垣,攻入了城中,守城的太平军在饥饿垂绝的情况下仍然奋起抵抗,经过激烈的巷战,两万多太平军全部战死,湘军攻下了安庆城,9月7日,桐城被多隆阿部穆图善、石清吉、雷正绾、谭仁芳等部清军侵占,陈玉成随后率部退回安徽庐州。

  安庆失陷后,1861年9月11日,湘军曾国藩从东流赶到安庆,亲自指挥屠杀城内太平军,城内军民“实无一人得脱”,还说“大快人心”,也难怪后来两湖人喊他是“曾剃头”,皖南人喊他是“舂骨灰”,而挂车河之战则成为了太平天国将领们噩梦的开始,包括英王陈玉成在内,也都是显得一筹莫展。

本文链接:http://jodiharbin.com/anqingbaoweizhan/7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