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安庆保卫战 >

太平天国后期的保卫战的一些知识

归档日期:10-03       文本归类:安庆保卫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太平天国农民战争中,太平军于1860~1861年间,为抗击湘军围困安庆(今属安徽)所进行的一场战略性会战。

  1860年(太平天国庚申十年 清咸丰十年)夏,正当太平军二破江南大营和东征苏、常之际,两江总督钦差大臣曾国藩和湖北巡抚胡林翼乘机统率湘军水陆师5万余人,自湖北大举东犯。在连陷安徽太湖、潜山后,即以夺取安庆为目标,命道员曾国荃率领陆师8000人会同提督杨岳斌水师4000人,担任围城任务;命副都统多隆阿、按察使李续宜率马步2万,驻扎桐城西南挂车河、青草塥,担任打援任务。6月20日,杨岳斌水师攻陷安庆东路要地枞阳镇(今枞阳)后,合围安庆。曾国荃在城外掘长壕两道,前壕围城,后壕拒援。曾国藩、胡林翼则分别在皖南祁门和皖北太湖坐镇指挥。

  安庆自1853年为太平军占领后,一直是天京(今南京)西线屏障和粮源要地。这时由受天安叶芸来、谢天福张朝爵率万余人驻守待援。太平军于东征苏常时,即决定发兵两支合取湖北,迫使湘军西撤,以解安庆之围。

  1860年9月,洪秀全从江、浙战场调集兵力,分五路由大江南北西进:英王陈玉成率军从长江北岸西进,经皖北入鄂东;忠王李秀成率军从长江南岸西进,经皖南、江西进入鄂东南;辅王杨辅清、定南主将黄文金率军沿长江南岸趋赣北;侍王李世贤率军经徽州(今歙县)入赣东;右军主将刘官芳率军攻祁门曾国藩大营。上述五路中,陈玉成、李秀成两路为主力,取南北夹攻之势,预定次年4月会师武汉。其余三路牵制皖南和江西湘军,并伺机歼敌。由于陈、李两军合取湖北计划半途而废,五路救皖计划遂告落空。

  1861年春,天京当局决定从大江南北再次调集大军,直接进攻围困安庆之敌。4月下旬,陈玉成率主力万余人由鄂东黄州返抵安庆集贤关,逼近围城湘军。5月1日,自天京来援之干王洪仁玕、章王林绍璋、前军主将吴如孝率军2万余人,进抵桐城附近之新安渡、横山铺至练潭一带,连营30余里,拟进抵安庆与陈玉成会合,力解城围。2日,遭多隆阿部阻截,洪仁玕等败退桐城。定南主将黄文金又自芜湖率军七八千人来援,会同林绍璋军并约集捻军2万余人,于6日再攻新安渡、挂车河敌军,又为多隆阿部击败,退守天林庄,后撤至孔城镇。时陈玉成得知清总兵鲍超、成大吉率所部万余人将赶到集贤关,便留靖东主将刘玱琳等数千精兵守卫赤岗岭等4垒,自带五六千人于19日撤至桐城。5月23日,陈玉成于桐城会合洪仁玕、林绍璋、黄文金等军共3万人,分路进攻挂车河之敌,以进援安庆,结果又为湘军所败,进援受阻。太平军赤岗岭各垒也因孤立无援,先后为鲍超、成大吉部攻陷,刘玱琳及所属数千精锐全部牺牲。

  安庆太平军被围近一年,粮弹将绝,天京当局决定再从皖南调辅王杨辅清部往救。杨辅清统军于7月下旬自宁国(今宣州)出发,渡江后自无为至桐城,会同陈玉成军西进,绕道六安、霍山、英山(今属湖北)、宿松(今属安徽)至太湖。8月7日,太平军由太湖东进,取道小池驿、三桥头(今怀宁北)等地,直捣湘军围师侧后;与此同时,林绍璋、吴如孝军六七千人由西攻挂车河;黄文金部五六千人从吕亭驿南下,策应陈玉成、杨辅清军。8月21~24日,陈玉成、杨辅清军四五万人进入集贤关,在关口、毛岭、十里铺一带扎营40余座,城内守军亦列阵于西门一带呼应。25~28日,太平军10余路猛攻敌后壕,前仆后继,奋勇冲击,轮番进攻10余次,曾冲破敌营第一层壕,但终为湘军击退,损折3000余人。28~9月2日,太平军又组织夜攻,亦未得手。时城中粮尽弹绝,湘军乘机猛攻。5日凌晨,湘军轰塌安庆北城,水陆各军蜂拥越壕而入。安庆陷落,叶芸来、吴定彩与万余守军宁死不屈,或战殁,或投江,壮烈殉难。

  太平军救安庆,不首先扫清外围而直接进攻围困安庆之敌,正中湘军围城打援之计。安庆陷落后,天京西线屏障遂失,战局随之恶化。湘军则以建瓴之势,乘胜东下,直逼天京。

  天京保卫战是太平军为保卫首都天京,在1862年至1864年进行的防御作战。

  安庆失守后,陈玉成受到革职处分,坐守庐州,1862年5月放弃庐州北走寿州,被地主团练头子苗沛霖诱捕送往清军胜保大营,6月4日在河南延津遇害,年仅26岁。陈玉成的牺牲和庐州的失陷,使太平军在皖北的防务瓦解。太平天国只能依靠李秀成等新开辟的苏浙根据地支撑危局。

  湘军攻陷安庆后,曾国藩即设大营于此。同治元年正月初一(1862年1月30日),清廷任命曾国藩为协办大学士,仍统辖苏、赣、皖、浙四省军事。曾国藩立即筹划以东征金陵为主要目标的全盘军事行动。具体部署是:曾国荃部自安庆沿长江北岸直趋金陵;曾贞干部由池州攻芜湖;彭玉麟等率湘军水师沿江而下,配合两岸陆师行动并负运输接济之责;鲍超部由赣入皖,攻宁国府;左宗棠部攻浙江,李鸿章部淮军攻上海周围的太平军,尔后西进。

  1862年3月,曾国荃部离开安庆东下,拉开进攻天京的序幕。各地太平军在敌人的全面进攻下节节败退。5月,湘军攻占当涂、芜湖、板桥、秣陵关、大胜关、三汊河。5月30日,彭玉麟率水师进泊金陵护城河口,曾国荃部直逼雨花台,曾贞干也率军赶到。天京处在湘军直接威胁之下。

  湘军迅速进抵天京城下,大出洪秀全意料。洪秀全于是一日三诏催促李秀成从上海前线回援,李秀成只得停止进攻上海,退回苏州,派一部分兵力赶回天京加强防务,自己则仍留苏州。

  1862年7月,天京外围形势更加严重。7月11日,西南屏障宁国府被敌攻破。杨辅清、洪仁?从皖南回援天京,夜袭湘军,也被湘军击退。8月6日,洪秀全严诏催逼李秀成赶快回援。9月14日,李秀成由苏州出发,督率13王,领兵10余万,在东坝会齐,回援天京。

  10月13日,天京外围的攻守战开始。李秀成率军与天京城内守军配合,对湘军发起猛攻。湘军坚壁固守。11月3日,太平军集中力量攻湘军东路,轰塌曾国荃雨花台营附近的湘军营墙两处。湘军拚命抵抗,太平军往返冲杀五六次,终不得入。太平军又用地道向敌进攻,敌人以挖对挖,每挖通一处地道,或熏以毒烟,或灌以秽水,或以木桩堵洞口,使太平军的地道连连失效。

  11月26日,李秀成、李世贤围攻雨花台曾国荃军营月余不下,只得下令撤围。李世贤率部退秣陵关,李秀成率部入天京。至此,13王回援天京的作战完全失败。

  天京解围战失败后,李秀成被“严责革爵”。不久,洪秀全责令他领兵渡江,西袭湖北,企图调动天京围敌。1862年12月,第一批太平军数万人从天京下关渡江,占含山、巢县、和州。1863年2月底,李秀成率第二批部队渡江,并于3月占浦口,4月占江浦。进入皖北后,受到湘军节节抵御,屡攻不克。进至六安后,正值青黄不接,粮食奇缺,加之敌人防堵甚严,李秀成遂放弃原定进军计划,于5月19日撤六安之围,折往寿州,随即东返。这时,围困天京的湘军已增至3万余人,并于6月13日占领了聚宝门外各石垒。洪秀全又急令李秀成速回天京。6月20日,李秀成率部由九洑洲南渡抵京。

  南渡过程中被湘军炮火打死和因饥饿而死者甚众,渡至南岸进入天京城内的太平军不到1.5万人。6月25日,湘军又攻陷江浦、浦口,30日陷九洑洲,太平军又损失2万余人。至此,长江北岸完全为清军占领。太平军实力则进一步削弱,天京解围的希望也更加渺茫。

  湘军于1863年6月底攻破九洑洲,控制了长江北岸后,鲍超部南渡,扎营神策门(今中央门)外沿江一带。9月,曾国荃部攻占天京城东南的上方桥和城西南的江东桥,11月上旬又连续攻占了城东南的上方门、高桥门、双桥门、七桥瓮以及秣陵关、中和桥,太平军在紫金山西南的要点全部失守。

  11月25日,曾国荃进扎城东孝陵卫。这时,湘军已攻陷天京外围的所有城镇要点,天京城只有太平门、神策门尚与外界相通。外援断绝。李秀成于12月21日向洪秀全建议,鉴于湘军壕深垒固,围困甚严,天京又内无粮草,外援难至,不如让城别走,遭到洪秀全拒绝。这样,太平天国革命事业的最后一线日,湘军攻占了紫金山巅的天保城。3月2日,曾国荃部进驻太平门、神策门外,完成对天京的合围。

  曾国荃部合围金陵之后,曾于3月14日用云梯攻城,但未得逞。4月开始,在朝阳、神策、金川门外挖掘地道十余处,准备轰塌城墙,太平军一面组织力量从城内对挖,进行破坏,一面构筑月城,以便城墙轰塌后继续组织对抗。

  1864年6月1日,天王洪秀全病逝(一说自杀),终年51岁。此后,天京人心愈加不稳。幼天王洪天贵福即位,一切军政事务统归忠王李秀成执掌。

  7月3日,湘军攻占天京城外最后一个据点地保城(即龙脖子),从而能够居高临下,监视城内动静。湘军在龙脖子山麓修筑炮台数十座,对城内日夜轰击,压制太平军的炮火,掩护挖掘地道。同时,在龙脖子山麓与城墙间大量填塞芦苇、蒿草,上覆沙土,高与城齐,为攻城铺平道路。半个月后,湘军攻城准备基本完成。

  李秀成见湘军攻城在即,于7月18日深夜,选派千余人伪装湘军,冲出城去,企图破坏太平门附近的地道,结果被湘军识破,只得退回城内。

  中午,湘军用地雷轰塌城墙。湘军蜂拥而入。太平军纷纷以枪炮还击,虽给敌人以重大杀伤,但没能挡住湘军的攻势。与此同时,湘军水师各营会同陆师夺取了水西、旱西两门,傍晚前后,天京全城各门均为湘军夺占。

  李秀成于19日晨自太平门败退后,即回到天王府,独带幼天王,由数千文武护送,奔向旱西门,企图由此突围出城,结果为湘军陈湜部所阻,只得转上清凉山。入夜,折回太平门,伪装湘军山缺口冲出,向孝陵卫方向突围。不久,李秀成与幼天王失散,便分道奔逃。7月22日,李秀成在方山附近被俘。8月7日,在写完供词后,被曾国藩杀害,年仅40岁。城内守军与入城湘军展开巷战,大部战死,一部,10余万人没有一个投降的。

  天京的陷落,标志着太平天国革命的失败。天京保卫战历时3年,调动使用兵力数十万而终于失败,原因是多方面的。从战略上说,天京失陷是太平天国领导人奉行消极防御战略思想的必然结果。天京被围时,洪秀全虽然提出过西袭湖北计划,但李秀成执行不力,没能达到预期目的,最后还是困守孤城,等到湘军完成合围时,洪秀全仍然拒绝让城别走的建议,致使错过了撤出天京以图再举的最后沉会。从作战指挥上看,前敌诸将协同不够,没有形成集中统一的领导,仍然是各行其是。所有这些,都和太天国后期政治日趋保守和腐败息息相关,最后的失败是难以避免的。

本文链接:http://jodiharbin.com/anqingbaoweizhan/7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