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安庆保卫战 >

决战 决定太平天国命运的安庆保卫战

归档日期:05-31       文本归类:安庆保卫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856年发生的天京事变,葬送了太平天国得之不易的大好形势,使太平天国运动陷入了严重的危急时刻。在湖北,清军攻占了太平军坚守一年多的武汉,接着顺长江而下,水陆并进,一步步紧逼九江,威胁安庆;在安徽,清军乘太平军兵力虚弱之机,夺取了军事要塞庐州,又连续攻陷了三河、庐江、和州、巢县、无为等地,从四面向安庆压缩;在天京附近,清军重又建立了江南和江北大营,直接威胁天京的安全。自古以来,欲控制长江,必先得武汉、安庆、九江三处。现在武汉已陷清军之手,九江也因石达开出走而成为孤城,不久被清军攻克,长江北岸要地只余安庆一处在太平军之手。安庆为天京上游的重要屏障,有安庆,则安徽一带容易控制,粮草、给养等可源源接济天京,并且可侧面威胁清军江南、江北大营。所以,太平天国后期的军事形势,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安庆的得失和安徽诸州县的归属。

  在与太平天国的长期较量中,清朝传统的八旗兵和兵腐败不堪,屡战屡败,已逐渐不是战场主力。这时,湘军崛起,成为了太平军最凶恶的敌人。湘军的创始是湖南湘乡人曾国藩,此人儒生出身,好教学授徒,家中有很多田产。太平天国兴起后,他变卖家产,以湖南农民为骨干,建立了一支军队,处处与太平军对抗。湖南民风强悍,因此湘籍军队的战斗力也很强。湘军完全是曾国藩的私人部队,主要将领都是他的兄弟、好友或学生。政治上用儒家的忠孝仁义来贯输士兵,军事上是铁血式的严格训练,湘军因而非常凶猛顽强,极少投降,屡战屡败而屡败屡战,逐渐在战斗力上超过了太平军。

  太平天国后期,原来的主要军事将领已逐渐凋零,陈玉成和李秀成成为了太平天国的擎天双柱。陈李二人都是广西人,很早就跟随太平军转战南北。在常年的征战中,表现出了优秀的军事素质和对天国的赤胆忠心,逐渐脱颖而出。1859年初,洪秀全的族弟洪仁玕从香港辗转来到天京,被洪秀全封为干王,总揽朝政。洪仁玕一方面提出了著名的《资政新篇》,着手实行太平天国的内政建设,一方面大力提升年轻的军事将领,将陈玉成和李秀成擢升成为三军主将。陈李二人不负众望,率军合力作战,在安徽三河镇(今属安徽肥西)全歼了湘军悍将李续宾所部精锐6000余人,痛击了进犯安庆之敌。李续宾所部是湘军中最能打的,他的覆灭令曾国藩哀叹不已。1860年5月,陈玉成和李秀成所部再次联合作战,大破清军江南大营,歼敌5000余人,解除了清军对天京的包围,使太平天国的危急形势得到了转机。因此巨大功劳,陈玉成被封为英王,李秀成不久也被封为忠王。

  在长期与太平军的作战中,曾国藩逐渐意识到,虽然陈玉成和李秀成都是令清军非常忌惮的将领,但陈玉成更加危险。首先,以安庆为中心的安徽一带已成为了决定战争命运的主战场,而陈玉成所部正是在这里顽强作战,成为湘军的劲敌。不打垮他,湘军就谈不上夺取安庆,更谈不上攻克天京;其次,陈玉成战术多变,擅长轻骑突袭回马一枪,敢打硬仗,湘军名将多次折在他手中。不打垮他,湘军的士气就难以振作。而李秀成所部兵力虽多,但作战常不甚坚决,且部队多在江南活动,脱离了命运攸关的安徽战场。从1859年冬天起,曾国藩就逐渐把湘军主力转移到安徽战场,反复争夺,稳步向安庆推进,力图扫除天京的这一屏障。事实证明,曾国藩这一着正抓住了战争形势的要害,对太平天国的命运形成了巨大的威胁。

  1860年1月,洪秀全在天京大会诸将,共同制定了下一步的军事计划。非常遗憾的是,这个计划是以东征苏州、常州,夺取重要的江南经济基地为主,而并非是北上救援事关天国命运的安庆。陈玉成的主张是救安庆,可惜未被采纳。而李秀成对富庶的江南一直向往,非常积极的承担了东征的主将之职。东征战役非常顺利,在陈玉成的配合下,李秀成连夺苏州、常州、丹阳、无锡、江阴、太仓,以及浙江的嘉兴、平湖等地,击毙了清军名将张国梁,一时威震东南。江浙是清朝的财赋重地,清廷十分震骇,急命曾国藩救援江浙战场。而曾国藩坚持战略决心不变,一面敷衍清廷,派部分军队摆出了东进苏常的架势,一面则加紧了向安徽的挤占。他乘陈玉成东征西讨,兵力严重不足之机,连续攻占了石牌、潜山、太湖、枞阳等地,拔掉了护卫安庆的4个重要屏障,从而使安庆完全暴露于湘军的兵锋之下。而太平天国东征苏常的决策错误又被曾国藩抓住,他利用这半年太平军兵力向南之机,阻断了安庆和天京的联系,四面困住了安庆。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率军万余人进驻安庆城外重要据点集贤关,于城外挖长壕二道,内壕用于围困安庆,外壕用于阻挡援军。安庆陷入了危急之中。

  鉴于安庆形势危急,1860年9月初,洪秀全再次召集诸将于天京商议对策。陈玉成看到湘军主力置于安庆,而其后方湖北则兵力空虚。当即建议“围魏救赵”,以南北二路主力合攻武汉,促使湘军回师救援,以解安庆之围。洪秀全当即采纳,命陈玉成为北路军主帅,李秀成为南路军主帅,沿长江两岸并进西征,克期会师武汉。另以杨辅清、黄文金、李侍贤、刘官芳所部进入江西和皖南,攻打曾国藩的大本营祁门大营,配合二路西征大军解救安庆。

  1860年9月底,陈玉成率军自天京渡江北上,兵围寿州、凤阳、六安等地,逐渐接近安庆。11月初,他联合捻军进至桐城西南挂车河一带,联营40余座,猛攻湘军多隆阿、李续宜部,试图直接救援安庆。湘军凭垒据守,太平军猛攻数日,伤亡很大,毫无进展。陈玉成又转攻枞阳,湘军也筑垒扼险而守,多次进攻未果,陈玉成只好退走庐江,首次救援安庆努力失败。0.mhaZ

  1861年2月,陈玉成攻克霍山,打开了西进的大门。然后,他率军翻越大别山,以横扫千军之势向湖北挺进,数天之内连克英山、蕲水等地。3月22日,袭破黄州府,离武昌只有200余里,骑兵转瞬即到。其时武昌城内只有清兵2000余人,湖北巡抚胡林翼又急又气,吐血不止,哀叹自己“笨人下棋,死不顾家!”此时陈玉成如挥军直进,武汉当可一鼓而下。那么湘军后路已失,军心必乱。如回军救武汉,安庆之围可解;如不回军,陈玉成挥军夹击,湘军军械粮草来源已断,处境便很危险了。可惜的是,关键时刻,陈玉成误信了英国参赞巴夏礼的威胁,中止了向武汉的进军。他分兵数路,攻占了德安、随州、应城、云梦等湖北州县,以待李秀成部到来。可是直到4月下旬,李秀成所部仍未到,而安庆被围已近1年,形势日趋紧张,陈玉成只好放弃合攻武汉的计划,率部东下,再次救援安庆。

  李秀成一直想打下浙江,对救安庆并不积极。他的南路军自1860年10月从天京出发,一路转战皖南和浙江境内,1861年2月方从浙江进入江西。李秀成在江西连破新昌、奉新、武宁、义宁、靖安等地,收编了30余万部众,气势很盛。但是南路军进展缓慢,直到6月才进入湖北,此时陈玉成已回师救援安庆去了。李秀成并不乘虚攻下武汉,而是在湖北境内转了一圈,于7月上旬回军浙江了。而杨辅清、黄文金、李侍贤、刘官芳所部又因各自为战,未能协调一致而全部攻击未果。至此,太平军西征解救安庆的战略计划功败垂成。

  安庆自1860年夏被围后,太平军2万余人在张朝爵、叶芸来率领下,顽强坚守,以待援兵。而湘军的主力部队全部集中在安庆城下,曾国藩看准了安庆的巨大战略价值,即使武汉异常危急的时候也未能动摇他围困安庆的决心。

  1861年4月底,陈玉成率军3万进至安庆外围集贤关,逼近围城的曾国荃所部湘军。此时洪秀全也看出了安庆的安危所在,调集了附近的全部太平军由洪仁玕率领前往救援。曾国藩则亲临安庆督战,并调在湖北的湘军鲍超部和在江西的成大吉部赴援安庆。一时间,安庆外围各路大军云集,形成了层层的包围与反包围的战线。最南第一层战线是长江中提督杨载福率领的湘军水师;第二层是坚守安庆城的叶芸来、张朝爵的太平军,他们为配合陈玉成的援军,已在菱湖南岸扎了5座营垒,并用小船与北岸的太平军大营互通消息;第三层是曾国荃包围安庆城的湘军,利用内外二条长壕阻挡太平军突围与救援;第四层是陈玉成部,驻集贤关外,与安庆城内太平军夹击曾国荃部湘军;第五层是湘军副都统多隆阿部,内围陈玉成,外拒洪仁玕军;第六层是洪仁玕、林绍璋、吴如孝所部来自天京的援军。整个战线犬牙交错,形势极为复杂。双方都意识到了安庆会战是一场生死存亡的大搏斗,太平军失败了,那么天京就失去了唯一的屏障,太平天国危在旦夕;湘军失败了,不仅安庆的包围圈被打破,安庆城下的湘军主力极可能全军覆灭。双方在此都横下了一条心,必欲死争安庆。

  1861年5月1日,陈玉成派部将吴定彩率1000余名太平军将士从菱湖大营进入安庆城中助守,自已则率军向围城湘军展开攻击。曾国荃急忙联合杨载福的湘军水师,顽强抵挡陈玉成的进攻。双方激战一天,太平军武器不如湘军,伤亡很大,未能取得进展。第二天,陈玉成率军再攻,而洪仁玕和林绍璋、吴如孝所部太平军也前来增援。湘军悍将多隆阿带兵万余人迎头拦阻洪仁玕等军,双方在横山铺一带发生激战。多隆阿以一部正面缠住太平军,命骑兵绕至太平军阵后进行攻击。洪仁玕和林绍璋、吴如孝部的太平军多是新兵,临阵惊慌,顿时形成溃败,洪仁玕等只好退守桐城。5月3日,太平军黄文金部及捻军2万余人从芜湖赶来支援,与洪仁玕、林绍璋等部会合。5月6日,洪仁玕、林绍璋、吴如孝、黄文金联军再攻多隆阿部湘军,而成大吉也率5000湘军来支援多隆阿。两军在桐城南25里的挂车河展开大战。湘军战斗力非常强悍,大声呼叫,勇猛冲锋。太平军越战越怯,又大败而去,丢弃军器无数。洪仁玕、黄文金等部无法接近安庆,只好再次退回桐城。

  多隆阿,成大吉击败洪仁玕、黄文金等部援军后,转头会合湘军勇将鲍超部,从东北面向陈玉成的部队夹击而来。陈太成率军苦战,一面向围攻安庆的湘军长壕冲击,一面顽强抵挡多隆阿、鲍超部的围攻,连日大战,无有稍息。陈玉成部兵力不足,粮草已尽,且洪仁玕部援军久等不来,已渐渐抵敌不住湘军的猛攻。5月19日,陈玉成留勇将刘玱琳率精兵4000人守卫集贤关外的赤冈岭4垒,另留4000名太平军守卫菱湖北岸大营13垒,自己则率主力绕道退回桐城,与洪仁玕等再商救援安庆的办法。

  赤冈岭位于安庆城北集贤关外3里左右,是扼控安庆外围的战略要地。陈玉成所部一走,曾国藩立即命鲍超、成大吉两部包围赤冈岭,决心先吃掉陈玉成的这支精锐部队。湘军掘长壕将赤冈岭与菱湖南北两岸的太平军18座营垒分开包围,然后向赤冈岭发起了猛攻。赤冈岭上这4000太平军将士都是从广西开始就转战千里的老战士,个个身经百战,战斗力极强。主将刘玱琳自加入太平军起,就仗仗冲锋在前,勇猛无比,曾率部连续踏平清军营垒10余座,清军对他极为胆寒。曾国藩既对刘玱琳痛恨无比,又很尊敬这个对手,言必称“玱琳先生”,或称“玱翁”。

  湘军对赤冈岭的攻击立即遭到了顽强抵抗,太平军喊杀不断,枪弹如雨,湘军死伤惨重,血流成河。号称“铁头将”的鲍超带头冲锋数次,却无法接近任何一垒,不禁惊道:“此处贼之悍勇,超过各处!”湘军攻击一天,没能前进一步,遂改变策略,停止攻击。湘军在赤冈岭外修炮台数十座,然后每日轰击,消耗守军实力。另以重兵对赤冈岭四面紧围,断绝岭上粮草与水源,企图困死坚守的太平军。

  5月23日,陈玉成和洪仁玕、林绍璋等军联合部分捻军,分三路向挂车河猛攻而来。多隆阿立即兵分五路出击,双方竞日缠斗。洪仁玕和林绍璋所部军队战斗力十分软弱,关键时刻又抵挡不住湘军的冲击,败退而去。陈玉成所部顿成孤军,伤亡很大,不得不再次退回桐城。因洪仁玕等军的战斗力太弱,内外夹击以解安庆之围的计划已无法实现,安庆越来越危险了!

  6月初,湘军加强炮火猛轰赤冈岭太平军营垒。垒墙渐渐被轰塌,垒内太平军弹尽粮绝,形势极为危急。6月8日,湘军对赤冈岭发动了全线猛攻。太平军将士拼死作战,终因寡不敌众,3000余人壮烈牺牲或被俘,二、三、四垒都被攻破。刘玱琳率千余人顽强坚守第一垒,苦战到9日,终于抵挡不住,于是全体突围。刘玱琳率200余人向北突围,被鲍超部所阻。双方进行了最后的激战,太平军将士大部战死,刘玱琳英勇牺牲。湘军残忍地肢解了他的尸体,并将他的头割下,高悬于安庆城外湘军营寨中。赤冈岭之战,使陈玉成损失了4000精兵,极大地削弱了其部队的战斗力,使安庆解围更加困难。

  赤冈岭之战后,曾国荃即率军将菱湖南北两岸太平军18座营垒团团围住,连续发动进攻。吴定彩率城内守军出动增援,被湘军击退。至7月8日,菱湖18垒的太平军弹尽援绝,终被攻破,1000余人战死,5000余人被俘。曾国荃残忍地将5000名太平军将士全部屠杀。至此,安庆城外已无太平军一兵一卒,湘军的围困已成水泄不通之势。

  安庆被围日久,城内粮草已渐渐断绝。太平军占有菱湖18垒时,尚能将粮食和弹药用小船送入城内。现在菱湖18垒已失,安庆粮食外援之路彻底断绝,城内情况越来越困难。太平军将士和城内百姓开始每日只喝粥水,继而吃猫、狗、田鼠,再而吃树叶草根。饿死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活着的人也无力掩埋,只好堆在露天,致使白骨沿路,惨不忍睹。这种困苦万分的情况下,吴定彩、叶芸来等守将依然斗志坚决,苦苦撑持等待援军的到来。

  陈玉成看到安庆危在旦夕,悲痛至极。可是只以手上的兵力是无法打开安庆之围的,他需要援军。此时,太平天国尚有一支精锐的生力军,人数达40万之众,这就是李秀成的部队。只可惜,现在就连身为天国至尊的洪秀全也无法调动和指挥这支部队了。李秀成贪恋苏杭的富庶,挥军深入浙江,正在营造他的“小天堂”。他在苏州的忠王府,修得富丽堂皇,堪与洪秀全的天王府媲美。早在安庆会战初期,洪秀全就连下急令命他北上救援安庆。可李秀成断然抗命,挥军进入湖北招兵买马。当陈玉成几次救援安庆失败,刘玱琳赤冈岭全军覆灭时,李秀成竟视而不见,继续东下,进入江西、浙江,全力进攻杭州、上海,远远离开了生死攸关的安徽主战场。李秀成的这种不顾太平天国大局,一心经营自己地盘的军阀主义作风,成为了断送太平天国运动的重要原因。

  陈玉成苦盼援军,最后只从皖南来了杨辅清部2万余人。1861年8月初,陈玉成、杨辅清联军5万余人,经太湖诸县城插到了挂车河多隆阿部的南面,与此同时,林绍璋、吴如孝所部6000余人从西南方向进抵挂车河,黄文金部数千人从东面攻来,三路大军并进最后发起了救援安庆的决战。

  战斗伊始,林绍璋、黄文金所部就被多隆阿击败,退回桐城。只有陈玉成、杨辅清所部再次冲至集贤关下。8月21日至24日,陈玉成、杨辅清的部队陆续在集贤关外扎营40余座。25日,陈玉成、杨辅清兵分10路,猛攻湘军西北后壕。湘军据营坚守,太平军攻近时则猛烈开枪射击。太平军不顾伤亡,割麦秆填壕沟抢渡,双方在营垒边几度发生混战,湘军面临极大压力。曾国荃非常焦急,连夜从水师运来30门西洋大炮置于大营内的炮垒上。26日,战斗更加激烈。太平军汹涌而来,湘军立即开炮轰击,阵地上硝烟滚滚,太平军死伤很多。陈玉成和杨辅清亲临阵前督战,太平军猛扑十余次,舍死忘生迫近壕边以柴草填壕抢攻。湘军枪炮齐发拼命阻击,太平军前仆后继,死尸将多处壕沟填平,后继者依然不退。一连数日,日日如此恶战,双方士兵已将英勇发挥到了极限。曾国藩调鸟枪队支援曾国荃部,湘军水师也开来发炮轰击太平军大营。太平军日夜轮番冲击湘军长壕,攻势屡屡受挫,损失极为惨重。

  9月3日夜,陈玉成以大部队继续攻打敌壕,同时用小船经菱湖运粮米入安庆,不料中途被湘军水师全部夺去。而安庆城门已被太平军填塞,无法出城接应。最后的努力又告失败。

  陈玉成看到安庆危在旦夕,悲愤异常,他策马在阵前督军进攻,高呼着:“今日无论文臣武将,都要前进,安庆要定了!”太平军将士日夜猛攻湘军围城部队,实力损耗极大,却始终未能冲过长壕。9月5日,曾国荃命湘军以一部兵力抵挡陈玉成部的攻击,主力则向安庆发起了猛攻。湘军大炮轰塌了安庆的北城墙,湘军一涌而入。此时城内的太平军已饿得枪也拿不动了,但是人人奋死,绝不投降。湘军在城内到处杀人放火,共屠杀了城内军民16000余人,无数尸体顺扬子江而下,密密麻麻塞满了江道。至此,安庆城失陷,守城太平军全军覆灭,吴定彩、叶芸来战死,张朝爵乘船突围,不知所终。

  城外的陈玉成、杨辅清在远处遥望安庆的满城大火,知道事已无可挽回,只好相望长叹,率军退回桐城。

  安庆失守后,天京上游接应断绝,也逐渐陷入湘军的重重包围中。陈玉成所部损失惨重,但他百折不挠,为挽救太平天国的事业,仍力图进取中原,吸引清军兵力以保卫天京。1862年5月,陈玉成北走寿州,被地主团练头子苗沛霖诱捕解送清将胜保军营。陈玉成坚贞不屈,于6月4日在河南延津英勇就义,年仅26岁。陈玉成的牺牲,标志着太平军在长江以北的防务完全瓦解,清军可集中主力围攻天京,太平天国运动已不可避免地走向终点。

本文链接:http://jodiharbin.com/anqingbaoweizhan/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