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安庆保卫战 >

原来湘军也喜欢玩人海战术集贤关之战兵力是太平军十倍

归档日期:07-16       文本归类:安庆保卫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英王陈玉成见干王,章王等援军被阻,而湘军援师鲍超、成大吉将至,便于5月19日移军集贤关外,令靖东主将刘玱林、傅天安李四福,垂天义朱孔堂等住关外赤冈岭坚扎四垒(据胡书牍谓:每垒不过三百人)以守。

  6月9日午夜,经过二十个昼夜奋战的靖东主将刘玱琳率余部冒死向北突围。鲍超率马步追击。刘玱琳等阻于马踏石河,力竭被俘.英勇牺牲。曾因藩奏中说,此役共“歼除长发老贼至四千名之多,实为从来所未有”。但据胡林翼致鲍超函与曾国藩家书,至多不过一千二百人。不过这是陈玉成部百战精英,损失是重大的。

  参考资料:张海鹏《湘军在安庆战役中取胜原因探析》,原载《近代史研究》,1988年第5期。张海鹏是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中国史学会原会长。

  一、集贤关之战中湘军人数众多,超过万人,而把守集贤关四垒的太平军兵力极其有限,仅1200人。

  二、仅占湘军十分之一左右的太平军1200将士处境艰难,面临断水断粮断军火的危险。

  四、鲍超之类的湘军“名将”就是被吹出来的,其真实实力远逊于宣传中的实力。

  谈谈和楼主不同的看法,根据我手上的资料,赤岗岭守卫部队就是多种资料引用的4000人的普遍说法。而不是1200人,1200人应该是守卫在第一垒中刘仓林的部队。这支兵浴血奋战到最后一刻,突围东走。结果被河水阻挡,无法涉渡,结果被俘后壮烈牺牲。而第二垒,第三垒,第四垒的太平军近3000人全部投降,后来基本也遭到杀害,所以记载误差存在出入。安庆会战中,定南主将黄文金从芜湖带兵8000人渡江救援安庆。平西主将吴定彩封英王命令,带兵千余人进入安庆帮叶芸来助守。与他们官阶相同的靖东主将,陈玉成兵团的头号主力刘仓林带兵数量绝不会比他们少。

  陶短房:清方说十多万人,明显夸大,当时李秀成部嫡系才三五千,还要留一部分守滁州、来安、天长,陈玉成部兵力雄厚得多,就算三倍于李也就万余人,两路太平军加上三河吴定规部应该有一万五千人,按照太平军“二千五作一万”的习惯,会号称六七万人,再加上李秀成沿途纠合的白、黑、蓝三旗捻军,“众号十万”是可能的,不过捻军正规战能力这时还很虚弱

  李续宾的战功还有点含金量,其战绩多少还是可信的(“七年之间,先后克复四十余城,大小六百余战”出自《李忠武公遗书·褒节录》第13页)。至于鲍超的战绩,就不知道吹了多少水了。《中兴将帅别传》说它“擒伪王数十名,斩首三十余万级,降二十余万众”。看到这话,洒家头昏眼花,只觉得满天飞牛。客观地说,他的真实战绩能打个一两折就不错了。

  鲍超要是线多万太平军将士(斩首三十余万级),那要杀掉多少太平军高级将领?淮海战役被毙伤171151人(其中阵亡者也就三五万人),就有兵团司令黄百韬阵亡、剿总副司令杜聿明、兵团司令黄维被俘。如果鲍超的战绩是真的,他要杀掉多少太平军高官?

  如果战绩不虚,从理论上讲,他至少要杀掉、俘虏三五个个五军主将级的太平军高官(前期五军主将为杨萧冯韦石;后期五军主将是蒙陈二李韦,后来杨辅清取代了蒙得恩)。而事实上,就连吹鲍超吹得最厉害的湘粉,也说不出鲍超究竟杀掉或生擒了太平军的哪位著名将领。

  太平天国的资料很多,关键就看引用者的屁股坐在哪里了。有很多自诩理中客的清粉们,看到有人说太平天国的好话,就说什么不要乱拔高,看到有人说大清的缺点,就说什么不要肆意抹黑。曽圣人为代表的大清好官员们在写奏折的时候立牌坊的本事可是世界第一的。所以专家们在研究大清历史的时候,都要通过私人信件,笔记和外国人的记述来多方核对。可是有些自诩的理中客们,基本功缺乏,既看不懂文言文的资料,又不看专家们的论文,只会把梅毅袁腾飞之流的说书当成历史。跟他说外国人的资料,他说什么外国人的资料不可信。跟他说曾国藩的家书,他说曾国藩的奏折更可信。跟他说专家们有多种说法,他偏偏挑一种最有利大清的资料,还说他引用的也是专家的资料。就算你把最正宗的文言文资料贴他脸上了,他都能转进说,即使这样,也是太平军不好。相比之下,另一位自诩理中客的清粉就高明多了,看到了过硬的文言文资料,就赶紧把之前污蔑别人没有出处的豪言壮语给删了。

  辛酉十一年三月十七日(夏历三月十八日),随陈玉成回援安庆。敌人围师靠有水师炮船,凭濠固守。曾国藩、胡林翼又分投飞调大军进逼集贤关外。陈玉成见兵军,他要向桐城转多,约会各路军队来救,留昌林与垂天义朱孔堂、傅天安李仕福、届天豫贾仁富率军四千人分守关外赤冈岭四垒,力保这一个咽喉要害,以阻敌人增援,并为复来救安庆地步。临行约定,到桐城会合干王洪仁玕、章王林绍璋等军后,即向挂车河清军进攻,如不利,转攻潜山、太湖,如都不能牵动安庆清军围师,就在半个月内外仍回安庆,为关外四垒解围,并攻安庆清军围师〔一〕。

  四月初八日(夏历四月初十日),陈玉成率军向桐城转移。第二天黎明,敌人发动进攻,以一枝扼住集贤关中路,以防关内援兵,一枝向集贤关以东搜索,一枝向集贤关以西搜索,以阻外来援兵,使四垒成为孤立,而以悍将鲍超率领大军专攻四垒。昌林等不动声息,在垒中静悄悄地等候敌人逼近垒边,一声号令,立刻枪炮如雨,给敌人以重大亡。敌军水师协同陆军进攻,也受到伤亡。

  敌人改变战术,环濠修筑炮台几十座,日夜轮班出队用大炮向垒内进攻。时四垒只有五座炮位〔二〕,昌林率领英勇将士在敌人还为优越的大炮日夜不密集轰击之下坚忍沉着踞垒坚守。不料十三日(夏历十五日),陈玉成在挂军河战败,不能照原定计划回来解围。守到二十七日(夏历二十九日),第四垒被轰到几丈。二十八日(夏历五月初一日),敌军四面围定,派奸宄入垒诱降,三百多名新兵先出降,第二、第三、第四三垒都停止抵抗,向敌人投降。以守将朱孔堂、李仕福、贾仁富为首的三垒叛徒共二千八百多名,敌人在缴了枪械后,就把他们全部杀死〔一〕。

  昌林坚守第一垒,当三垒降敌时,他愤怒地勉励兵将说:「叛徒变妖降敌,穷羞极恥。各弟们!我们要对得起天朝光辉的义旗,头可断,不可降!我们一定要战斗到底」!兵将们用欢呼拥护他。敌人用全力来围攻这一个孤垒,竟攻不破,打算决长濠用水淹〔二〕。二十九日(夏历五月初二日)三更,昌林率领兵将冲出了重围,不幸到马踏石,溪河汛涨,不能过,为敌水陆追兵到,昌林与第一垒英勇兵将全体壮烈牺牲〔三〕。

  这一役,太平天国在赤冈领失了最精锐的久经战斗的兵将四千多名〔四〕。这是英王陈玉成的一次严重的错误。他不应把自己的王牌军队摆在赤冈领这样一个四面受敌、孤立无援的绝地上。当时敌帅胡林翼知陈玉成留四垒守赤冈领,就断定:「凡孤垒无援,必无守法」〔一〕。到四垒都陷,昌林壮烈牺牲,曾国藩就疯狂地狰笑说:「今而后喜可知也」〔二〕!胡林翼也叫嚣说:「功抵塔忠武岳州,李忠武九江矣」〔三〕!从敌人的疯狂叫嚣,就可知太平天国在这一役所受损失的惨重。

  至於昌林和第一垒兵将与敌人英勇战斗到底,全体壮烈牺牲,革命气节,彪炳青史。而三垒叛徒朱孔堂、李仕福、贾仁富等变节分子,为着生而降敌,结果仍给敌人杀死,还落得个叛徒的臭名。同是死,而一香一臭,真是天涎的分别了!

本文链接:http://jodiharbin.com/anqingbaoweizhan/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