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安庆保卫战 >

杀人如麻的湘军虎将:太平天国的“圣库”真的被他私吞了吗?

归档日期:07-12       文本归类:安庆保卫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最爱君看来,要说这洪天贵福跑了,其实清廷还不是特别头疼:毕竟太平天国气数已尽,任谁跑了,都很难再折腾起来。但圣库没找到这件事,那才是真的头疼心疼肉疼:

  要说人跑了,那还可以想得通,但圣库这东西,自己又没有腿,金银财宝也不会飞,怎么会找不到呢?

  的九弟。少年时随曾国藩在北京读书。后来太平天国运动兴起,曾国藩办团练,但与太平军作战不利。曾国荃想为兄长救急,亦投笔从戎,在江西吉安募得三千人,开始军旅生涯。

  与兄长曾国藩不同,曾国荃虽也饱读诗书,但其为人刚猛果断,想做的事便一定要做,性格要强,又十分倔强。1862年年初,已拿下安庆的湘军兵分四路,进逼南京。这四路兵马,数曾国荃这一路进展最顺利,而其他三路,却为太平军所阻,无法按计划向南京靠拢。

  曾国藩大惊,严令曾国荃停止推进,就地驻扎。但曾国荃却当耳旁风。他给他哥回信道:

  ,说的是他特别擅长挖战壕。先前攻安庆,这家伙挖壕筑垒把安庆围了一圈。靠着这条长壕,里面的困兵出不去,外面的援兵进不来。最后断粮数日的安庆终于被打下来。

  ,“大约非三万、四万人不能尽合围耳”。曾国荃生猛,但人显然不傻。靠这么点人,打这么大一座城,没有出奇迹的可能。但这壕还是得挖,不是围南京,而是围自己:为了自保。

  祸不单行的是,此时曾国荃营中还爆发了瘟疫,战斗力大损。曾国藩此时多次劝他的愣弟撤退,但曾国荃倔劲儿上来了。坚持不退。他激励众将:

  吾正苦其散漫难遍击,今致之来,聚而创之,必狂走。吾乃得专力捣其巢,破之必矣。愿诸君共努力!

  十几万大军,围攻两万病旅,打了一个半月,愣是没吃掉。南京城破后李秀成被俘虏,关于这一战他在自述中写道:

  从1862年11月末李秀成撤围,躲入南京城困守,然而直到1864年3月,湘军才最终完成对南京的合围,接着攻城战又打了四个月。若从扎营雨花台算起,曾国荃在南京城下,耗了三年。

  仗打了这么久吃了这么多苦,还不是为了打下南京“发大财”。数万人的执念终于奏效。

  湘军撞了大运:有一条地道躲过了守军的监视,鬼使神差地挖到了南京城墙下。随着埋入的炸药一声巨响,南京城墙塌了一大截。饿狼般的湘军从缺口蜂拥而入。

  曾国荃激动哭了。在这之前他已经连续几天没合眼了。现在城墙攻破,湘军入城,胜利是迟早的事,紧绷的神经可以松一松了。于是曾国荃提笔给朝廷写了一封奏折,把攻入外城这个大喜讯告诉皇帝和皇太后,然后便呼呼大睡补觉去了。

  应一鼓作气,将伪城尽力攻拔,生擒首逆。乃因大势粗定,遽回老营,恐将士等贪取财物,因而懈弛万一。

  一、刚攻进外城你就不管了?攻不下内城怎么办?士兵抢掠财物怎么办?“首逆”趁乱突围逃了怎么办?

  “匪首”洪天贵福,在曾国荃最早的报告中说他已被击毙,但后来发现这人不仅没死,还窜到浙江、江西,仍为太平天国余部所拥。

  至于天国圣库,曾国荃说没有找到。众人皆不信,一时间流言四起,纷传圣库被曾国荃私吞了。

  跟其他的“国库”不同,太平天国的“圣库”理应是特别特别特别有钱的。因为名义上,

  将一切所有缴纳于公库,全体衣食俱由公款开支,一律平均。”当时广西自然灾害严重,苛捐杂税名目繁多,各级官吏层层盘剥,以致民不聊生。洪秀全此话一出,效果杠杠的:

  随时可弃家集合。”1851年,起义军攻占永安后,洪秀全封王建制,发布诏令说:

  为公莫为私,总要一条草(心),对紧天父天兄及联也。继自今,其令众兵将,凡一切杀妖取城,所得金宝、绸帛、宝物等项,不得私藏,尽缴归天朝圣库,逆者议罪。”所谓“圣库”,就在这个时候建立了。

  不仅没收居民私有财产归入圣库,家庭制度也一并取消了。男女按性别编入营、馆、衙,实行消费供给。都弄到这份上了,整个清廷上至太后和皇帝,下至黎民百姓,几乎所有人都认定南京有个大“圣库”,而圣库里有很多很多的钱。

  攻金陵既破,搜遗敌,入天王府。见殿上悬圆灯四,大于五石瓠。黑柱内撑如儿臂,而以红纱饰其外。某提督在旁诧曰:‘此元时宝物也!’盖以风磨铜鼓铸而成,后遂为忠襄所得……闻忠襄于此中,获资数千万。盖无论何处,皆窖藏所在也。除报效若干外,其馀悉辇于家。

  就曾国荃私吞圣库一事来看,李伯元之前从未出现过任何记载,包括当时曾氏兄弟的幕僚赵烈文,在其日记中也不见曾国荃私自侵吞太平天国财物的记载。不仅如此,赵烈文在日记中还替曾国藩说话:

  曾国荃,很穷。在1870年的家书中,直爽痛快、不吝钱财的曾国荃多次向亲戚“哭穷”,诉说自己经济之窘迫:

  近又知,钱也者,不可须臾缺也。可缺非钱也,君子戒囗乎其所不钱,恐惧乎所不钱,一字不差。昔年浪用,自以为得意,今知其非也。

  1870年,这距打完南京才六年,要是真吞了数千万,怎会过得如此凄惨?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李伯元在《南亭笔记》里是给自己留了余地的。所谓“忠襄于此中,获资数千万……”这句话,开头还有一个字,

  其欠饷太久,不可过绳以法,只宜多方抚慰,蒇(音chǎn,意为完成)此一篑之功”。一旦这群骄兵悍将哗变,失去控制,不好收场事小,颠覆战局事大。曾国藩兄弟对此是心知肚明的,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虽然曾国藩叮嘱过,

  但入了城的湘军哪管这些?城内的金银财物能搜刮的尽数被搜刮,甚至连建筑物上的木料也拆下来,用船运回湖南。南京城内的战斗,死人很多。湘军“下令见长发者、新剃发者皆杀,於是杀贼十馀万人”。然而据赵烈文日记的记载,城内太平军精壮者,除了抵抗者被杀,其余的反而“死者寥寥”,都被用作搬运工,帮湘军搬运战利品去了。死者多是老弱。

  在这场大劫掠中,如果湘军真的找到了圣库所在,将之劫掠一空,就算曾氏兄弟想管也鞭长莫及了。上报的时候,不管是没找到,还是找到了但被劫掠,都只能说“没找到”了。

  把圣库的资财化整为零带走了。天京城破时,出逃的太平军也带走了大批金银财宝。

  如李秀成突围时就带了大量金银。他在方山被人认出,为了脱身他想收买对方:“若能导我至湖州,愿以三万金为酬劳。”他的随行童仆,“两臂金条脱皆满,又以一骑负箱箧,皆黄金珠玉宝贵之物,约值白金数十万两”。

  而要说洪天贵福集中把圣库的钱财转移出南京,那几乎不可能。要知道小天贵福逃命的时候,连自己的玉玺都丢了的。情势危急,连命都不保,哪里还顾得上钱财?

  的报告,太平军初入南京的时候,的确运了很多银子进城,一共1800余万两;然而没用几天,就只剩下800万两了。不久后张继庚在另一份报告中,又说圣库的存银量已不足百万了。此外,张继庚还报告了一些太平天国领导人的个人财产情况:东王杨秀清有私银一万余两,天王洪秀全有七千余两,北王韦昌辉有一千余两。

  洪秀全扩建两江总督衙署为“天王府”,动用上万军民,开销数万。建成后的天王府“城周围十余里,城高数丈,内外两重,外曰太阳城,内曰金龙城”,“精雕细琢,金碧辉煌”,“五彩缤纷,侈丽无比”。其他诸王纷纷效法。

  天京事变后,洪秀全封自己的两个哥哥洪仁发、洪仁达为王。这两位仁兄都是大贪,挥金如土的主。

  所谓“圣库”,俨然已成为天国诸王的私库了。1862年,南京战事起。军事开销、购买武器粮饷、雇佣外国人等,所耗甚巨。

  1863年苏州告急,李秀成欲离天京前往赴援,洪秀全及朝臣竟然令其“助饷银十万”。到了勒索己方大将的地步,可知天京城破之前,其圣库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了。

  让汉人典兵办团练,本就是一步险棋,为了太平天国不得已而为之。如今江南湘军等各路汉族武装陈兵20余万,他们会不会行元末之事,清廷心里忐忑不安。

  所以,圣库找得到固然是好,找不到则正好成了清廷打压湘军的一个由头。而就算曾氏兄弟当初真的找到了圣库,并将之奉献于清廷,清廷还是会找到其他的借口来对湘军集团动刀子。

  而曾国荃早在攻下南京不久,便因朝中非议,开缺回籍。此后虽然又被起用,但风光难再。

本文链接:http://jodiharbin.com/anqingbaoweizhan/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