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安庆保卫战 >

安徽一所建在陵园里的学校

归档日期:07-09       文本归类:安庆保卫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安徽省潜山野人寨,北依天柱山,南临潜水河,985位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将士长眠于此地。然而,这里不是一座单纯的“烈士陵园”,还是一所中学。

  安徽省潜山野寨中学,原名景忠中学,始建于1943年,是全国唯一一所为守陵而建的中学。一代代师生的朗朗书声陪伴着烈士英魂走过纷飞的战火,春去秋来七十余载,教育的光明火种与守陵的光荣使命一样,从未熄灭,从未忘却。

  余秋雨用“家”的哲学范畴来描述天柱山——这是一座在汉武帝时被封作“南岳”、却在之后的很多年中寂寂无名的山脉。它是家。是李白、苏东坡、王安石留诗立志终老于此的家,是狼烟四起时华夏儿女誓死捍卫的家,也是我的家。

  我的爷爷是一名军人。当年,汹涌湍急的江水挡不住他,残酷凛冽的雪山留不住他,天柱山脚下的家却是他唯一的羁绊。战火停息,他脱下军装,回到了这里。

  初夏的夜晚,常常老少一凳,虫鸣声陪伴着坐在院落里的我们。我仰头看着他,以及他头顶的星空;他一下一下摇着蒲扇,给我讲当年的故事。最后,我或许清醒无眠,又或在绵长的叹息中沉沉睡去,但那些在纷乱的战火中生动起来的面孔,却烙在我的脑海深处。浓厚的军人情结让我敏感于每一个与英雄相关的事迹,而天柱山作为大别山的余脉,也确实留下了不少可歌可泣的传奇故事。

  自小就听说离家不远的野寨中学也是一座抗日烈士陵园,数次路过都未能瞻仰。这次决心前去,正值盛夏,既是为了完成一次特殊的作业,也是为了了结一份心里的惦念。

  野寨中学已经放暑假,头顶的阳光热热闹闹,四周的环境却有些冷清,新修的校门上还挂着“70年校庆”的字样。

  进入校园,右侧新建的“景忠讲堂”高大庄严,四个金色的大字记录着这所学校曾经的名字——“景忠中学”。景仰忠烈,以荫后世。

  从左侧拾级向上百米有余,就能看到两年前翻新的纪念塔,正面书:“抗战英烈永垂不朽”。忠烈祠背面屋檐上“清明祭扫仪式”的红绸字幅还高高挂着。

  野寨中学教育发展基金会理事长王胜生带着我们来到忠烈祠正面院落,公墓的主体就建在此。

  起初的几分钟,没有人出声,大家只是走走看看,然后停下静静环视。四周,数十座古旧石碑整齐环绕,绿树成荫,掩住了石阶下翻新的浩然亭。或是因为太过寂静,啁啾的鸟鸣显得清脆绵长。王胜生停在主体墓碑前,两手轻握放于胸前,清了清嗓子,缓缓讲起70多年来,这座学校与长眠于此的985位烈士相依相偎的故事。

  长眠于此的985名烈士,都属于国民革命军第176师,是在淞沪抗战中因奋起抗敌而闻名天下的十九路军的余脉。

  “淞沪会战”爆发后,战士们奔赴上海,随后转战浙江、江苏、安徽、湖北等地,参与了大大小小百余次战役,其中包括安庆保卫战、南京保卫战以及著名的台儿庄战役。几年的浴血奋战,176师牺牲了不少士兵。

  为安葬埋骨抗战阵亡将士,1942年6月,当时任安徽第一区保安司令的范苑声牵头组成“176师抗战阵亡将士公墓筹建委员会”,由其出任主任委员并发布《募捐启》。委员会原计划搜集1200具遗骨,却因搜寻困难而未能如愿,最终收集到985位烈士遗骸。

  数日之后,安徽桐城、怀宁、太湖等十三县民众士绅主动捐资近20万元,1942年下半年,陵园正式动工。1942年10月,为保护陵园建筑,也为了永久纪念烈士,范苑声又提议募款在烈士墓园内设立一所私立中学,取“景仰忠烈”之意,将校名定为“景忠中学”。孙闻园、范苑声等15人为校董事会董事,张恨水、光明甫等25人担任名誉董事。

  1943年9月10日,完成了基本校舍建设的景忠中学迎来了第一批师生,档案记载“招得学生165人,教职员工15人”。

  当年秋天,学校增招初一两个班,在战火中坚持办学;然而不久后,国民政府的省教育厅以“景忠中学擅自开办”为由,下令停办。

  景忠中学校务主任乌以风先生曾于1933至1934年间担任安徽省教育厅秘书,学校被迫停课后,他极为愤慨,随后为此事跑到省会周旋。恰好此时,他的同学汪少伦接任教育厅厅长,想留乌以风担任教育厅主任秘书一职。乌先生应允并到任后,即代行批准了景忠中学的办学资格,随即又辞官归校。

  当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国内群情振奋,到天柱山游览登高的人因此骤增,学校的景忠厅成为了游客们的必到之处。

  建国前夕,为避免学校毁于战火,时任景忠中学校长的乌以风将学校迁至安庆,并坚持上课。原校舍则由职员刘盛延、毕业生两人及校工刘开晴等留守看护,在此期间,乌以风曾三次回到学校探看校舍,并勉励留守人员尽职尽责,守护陵园。直到1949年解放,校舍以及烈士陵园建筑完好无损。

  1949年4月22日,安庆全境解放,乌以风应诺将景忠中学完好无损地交给了潜山人民。

  在那之后,学校多次易名,亦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时代风云变幻的冲击,但在师生及社会各方的努力下,学校依然得以继续履行守陵这一特殊而光荣的使命。

  如今野寨中学的整体建筑依旧以烈士陵园为“心脏”,据王胜生介绍,“文革”期间,陵园建筑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陵园主体的三个部分,基本上保留了下来,遭到较大破坏的是石碑,很多石碑的边角和字迹被凿去。

  笔者观察到,在忠烈祠前的几座石碑上,整齐刻有数百个姓名,王胜生解释道:“这些都是墓中烈士的姓名,其中‘失考’是指烈士的身份无法确认。在这985人中,无名烈士就占了600人。”

  忠烈祠内的陈设也是后来修复的,其中供桌的设计灵感来自于徽派建筑的特色之一“马头墙”,含义是“985名来自五湖四海的将士们长眠在古皖大地”。

  有件事让王胜生印象深刻:“我们定于2012年12月26日迎新制牌位进忠烈祠。那天原是朗朗晴空,就在仪式开始之前,下起了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鹅毛大雪。当时,我突然就想到《诗经·采薇》中那句‘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很多祖籍广西的战士们都是在1937年8月奔赴上海,开始了保家卫国的征程,那不正是‘杨柳依依’的盛夏时节吗?”

  985位烈士长眠的陵园是野寨中学的“立校之基、精神之神、文化之魂”。野寨的新生开学第一节课,爱国主义教育是永远的主题;每年的准毕业生,也都依照惯例去忠烈祠鞠躬拜祭。

  野寨中学人不会忘记“景仰忠烈”四字的分量,正如每一个中国人不会忘记在民族危亡之际挺身而出的抗战将士:不会忘记他们远离故土冲锋陷阵;不会忘记他们以身殉国无畏无惧;不会忘记他们在胜利之后,默默回归到一介布衣百姓,也许只是在含饴弄孙时风轻云淡地提及当年的惊心动魄……

  安徽省潜山野人寨,北依天柱山,南临潜水河,985位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将士长眠于此地。然而,这里不是一座单纯的“烈士陵园”,还是一所中学。

  安徽省潜山野寨中学,原名景忠中学,始建于1943年,是全国唯一一所为守陵而建的中学。一代代师生的朗朗书声陪伴着烈士英魂走过纷飞的战火,春去秋来七十余载,教育的光明火种与守陵的光荣使命一样,从未熄灭,从未忘却。

  余秋雨用“家”的哲学范畴来描述天柱山——这是一座在汉武帝时被封作“南岳”、却在之后的很多年中寂寂无名的山脉。它是家。是李白、苏东坡、王安石留诗立志终老于此的家,是狼烟四起时华夏儿女誓死捍卫的家,也是我的家。

  我的爷爷是一名军人。当年,汹涌湍急的江水挡不住他,残酷凛冽的雪山留不住他,天柱山脚下的家却是他唯一的羁绊。战火停息,他脱下军装,回到了这里。

  初夏的夜晚,常常老少一凳,虫鸣声陪伴着坐在院落里的我们。我仰头看着他,以及他头顶的星空;他一下一下摇着蒲扇,给我讲当年的故事。最后,我或许清醒无眠,又或在绵长的叹息中沉沉睡去,但那些在纷乱的战火中生动起来的面孔,却烙在我的脑海深处。浓厚的军人情结让我敏感于每一个与英雄相关的事迹,而天柱山作为大别山的余脉,也确实留下了不少可歌可泣的传奇故事。

  自小就听说离家不远的野寨中学也是一座抗日烈士陵园,数次路过都未能瞻仰。这次决心前去,正值盛夏,既是为了完成一次特殊的作业,也是为了了结一份心里的惦念。

  野寨中学已经放暑假,头顶的阳光热热闹闹,四周的环境却有些冷清,新修的校门上还挂着“70年校庆”的字样。

  进入校园,右侧新建的“景忠讲堂”高大庄严,四个金色的大字记录着这所学校曾经的名字——“景忠中学”。景仰忠烈,以荫后世。

  从左侧拾级向上百米有余,就能看到两年前翻新的纪念塔,正面书:“抗战英烈永垂不朽”。忠烈祠背面屋檐上“清明祭扫仪式”的红绸字幅还高高挂着。

  野寨中学教育发展基金会理事长王胜生带着我们来到忠烈祠正面院落,公墓的主体就建在此。

  起初的几分钟,没有人出声,大家只是走走看看,然后停下静静环视。四周,数十座古旧石碑整齐环绕,绿树成荫,掩住了石阶下翻新的浩然亭。或是因为太过寂静,啁啾的鸟鸣显得清脆绵长。王胜生停在主体墓碑前,两手轻握放于胸前,清了清嗓子,缓缓讲起70多年来,这座学校与长眠于此的985位烈士相依相偎的故事。

  长眠于此的985名烈士,都属于国民革命军第176师,是在淞沪抗战中因奋起抗敌而闻名天下的十九路军的余脉。

  “淞沪会战”爆发后,战士们奔赴上海,随后转战浙江、江苏、安徽、湖北等地,参与了大大小小百余次战役,其中包括安庆保卫战、南京保卫战以及著名的台儿庄战役。几年的浴血奋战,176师牺牲了不少士兵。

  为安葬埋骨抗战阵亡将士,1942年6月,当时任安徽第一区保安司令的范苑声牵头组成“176师抗战阵亡将士公墓筹建委员会”,由其出任主任委员并发布《募捐启》。委员会原计划搜集1200具遗骨,却因搜寻困难而未能如愿,最终收集到985位烈士遗骸。

  数日之后,安徽桐城、怀宁、太湖等十三县民众士绅主动捐资近20万元,1942年下半年,陵园正式动工。1942年10月,为保护陵园建筑,也为了永久纪念烈士,范苑声又提议募款在烈士墓园内设立一所私立中学,取“景仰忠烈”之意,将校名定为“景忠中学”。孙闻园、范苑声等15人为校董事会董事,张恨水、光明甫等25人担任名誉董事。

  1943年9月10日,完成了基本校舍建设的景忠中学迎来了第一批师生,档案记载“招得学生165人,教职员工15人”。

  当年秋天,学校增招初一两个班,在战火中坚持办学;然而不久后,国民政府的省教育厅以“景忠中学擅自开办”为由,下令停办。

  景忠中学校务主任乌以风先生曾于1933至1934年间担任安徽省教育厅秘书,学校被迫停课后,他极为愤慨,随后为此事跑到省会周旋。恰好此时,他的同学汪少伦接任教育厅厅长,想留乌以风担任教育厅主任秘书一职。乌先生应允并到任后,即代行批准了景忠中学的办学资格,随即又辞官归校。

  当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国内群情振奋,到天柱山游览登高的人因此骤增,学校的景忠厅成为了游客们的必到之处。

  建国前夕,为避免学校毁于战火,时任景忠中学校长的乌以风将学校迁至安庆,并坚持上课。原校舍则由职员刘盛延、毕业生两人及校工刘开晴等留守看护,在此期间,乌以风曾三次回到学校探看校舍,并勉励留守人员尽职尽责,守护陵园。直到1949年解放,校舍以及烈士陵园建筑完好无损。

  1949年4月22日,安庆全境解放,乌以风应诺将景忠中学完好无损地交给了潜山人民。

  在那之后,学校多次易名,亦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时代风云变幻的冲击,但在师生及社会各方的努力下,学校依然得以继续履行守陵这一特殊而光荣的使命。

  如今野寨中学的整体建筑依旧以烈士陵园为“心脏”,据王胜生介绍,“文革”期间,陵园建筑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陵园主体的三个部分,基本上保留了下来,遭到较大破坏的是石碑,很多石碑的边角和字迹被凿去。

  笔者观察到,在忠烈祠前的几座石碑上,整齐刻有数百个姓名,王胜生解释道:“这些都是墓中烈士的姓名,其中‘失考’是指烈士的身份无法确认。在这985人中,无名烈士就占了600人。”

  忠烈祠内的陈设也是后来修复的,其中供桌的设计灵感来自于徽派建筑的特色之一“马头墙”,含义是“985名来自五湖四海的将士们长眠在古皖大地”。

  有件事让王胜生印象深刻:“我们定于2012年12月26日迎新制牌位进忠烈祠。那天原是朗朗晴空,就在仪式开始之前,下起了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鹅毛大雪。当时,我突然就想到《诗经·采薇》中那句‘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很多祖籍广西的战士们都是在1937年8月奔赴上海,开始了保家卫国的征程,那不正是‘杨柳依依’的盛夏时节吗?”

  985位烈士长眠的陵园是野寨中学的“立校之基、精神之神、文化之魂”。野寨的新生开学第一节课,爱国主义教育是永远的主题;每年的准毕业生,也都依照惯例去忠烈祠鞠躬拜祭。

  野寨中学人不会忘记“景仰忠烈”四字的分量,正如每一个中国人不会忘记在民族危亡之际挺身而出的抗战将士:不会忘记他们远离故土冲锋陷阵;不会忘记他们以身殉国无畏无惧;不会忘记他们在胜利之后,默默回归到一介布衣百姓,也许只是在含饴弄孙时风轻云淡地提及当年的惊心动魄……

本文链接:http://jodiharbin.com/anqingbaoweizhan/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