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岸舰导弹 >

最新版“巨浪2”潜射导弹“钝圆形头锥”外形引发猜测?

归档日期:12-04       文本归类:岸舰导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盛大的国庆七十周年大阅兵昨天已经落下了帷幕——关于这次大阅兵笔者有很多话要说,毕竟这起码是在我看来是军容最盛、装备最强、摄影最佳的大阅兵,同时这次阅兵出来的新装备数不胜数,我自己都不知道先写哪个好了。

  思来想去,咱们还是先从战略导弹方队开始介绍吧,DF-17型高超音速打击器、DF/CJ-100型超音速巡航导弹、DF-26A型中程弹道导弹、DF-31AG和DF-41两种洲际弹道导弹,当然还有神秘的JL-2(巨浪2)型潜射弹道导弹。

  今天,我们就先从JL-2弹道导弹开始谈起,向大家描述核潜艇部队中这枚“增长的巨浪”。

  当然,刨除各种保密的因素,如果让笔者来描述这枚“海天长剑”,四句话就差不多了:研发过程命运多舛,装备规模相对较少,性能有待继续提升,未来空间相当有限。

  我们先说第一个“研发过程命运多舛”,其实不仅仅是JL-2一个型号“命运多舛”,DF-31、09III/IV、CJ-10这一系列在我们看来都是“争气弹”、“争气艇”、“争气机”的装备,在上世纪90年代都经历过那么一个“命运多舛”的岁月。而JL-2项目所面临的困难甚至还要更大一些,不仅在立项、研发方面反复折腾,在遥测弹、模拟弹试射中更是遭遇过多次失败。

  作为JL-1型导弹的后续项目,JL-2可谓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规划早、预研早,但赶上了80到90年代“军队要忍耐”,加之缺乏潜射弹的专用试验设施,就这么一直拖到90年代末期、DF-31型远程导弹定型后才正式立项研发;

  同时,由于JL-2的技术性能比JL-1大大跨越了一截,采用了诸如美制UGM-156“三叉戟IID5”和俄制K-30“布拉瓦”的压缩空气弹射出筒、水下减少姿态发散、出水点火/第一级火箭发动机喷口大角度摆动调姿的设计,更是大大增加了其设计难度;

  而这一切综合起来的结果,就是JL-2型弹道导弹历经多年的试验,方才“功德圆满”,尤其是2003年到2011年的连续8年试验,对JL-2的参研参试团队而言始终是处于“喜忧参半”的状态,一直到2012年JL-2型潜射弹道导弹才终于设计定型,并开始装备海军的09IV型弹道导弹核潜艇。

  此时距离JL-2的定型研发已经过去了十多年时间,距离海军最早提出JL-2项目更是已经过去了几十年时间。从这个意义上讲,JL-2型可谓是“历尽艰辛,方修成正果”。

  在本次大阅兵中,JL-2型潜射导弹一次性就拉出来了12枚,相当于1艘09IV型核潜艇的满载装弹量,看得大家是大呼过瘾。也的确是,这已经是历届大阅兵中展示潜射弹道导弹最慷慨的一次了。

  但根据目前了解的情况,JL-2型潜射弹道导弹的装备数量可能还是比较有限的,能一次性拉出来12枚也算是“家底都掏出来了”——不,也不仅仅是大家习惯性认知的“导弹/核武器产能有问题”,毕竟作为“国之重器、大国长剑”,再穷也不能穷了这些东西。更不用说JL-2怎么说也已经定型7年了,09IV型核潜艇开始带弹巡航也已经四、五年了。

  之所以巨浪-2的装备数量始终比较有限,维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准上,笔者认为大概有如下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是技战术性能方面的因素。众所周知,JL-2的技术状态与1999年刚刚定型的DF-31型远程弹道导弹是比较类似的,尽管名义上也有着“洲际弹道导弹”的名头,但是从其射程而言是达不到我军定义中的“洲际弹道导弹”的要求滴,换言之在南海的预设堡垒海区,要让JL-2直接怼强敌本土的目标还是有些困难的。

  在这种情况下显然JL-2就不可能造得很多——毕竟当年的东31这么多年也就攒了这么点,后来装备的全是DF-31A了;二是我海军核潜艇部队这么多年来几乎就没有形成完备的对潜射弹道导弹与核弹头的维护/保养体系,毕竟09IV之前能够勉强算得上SSBN的只有那1艘09II型核潜艇的406艇,而该艇除了80年代中、后期执行过数次发射JL-1Y的试验任务,这么多年来既没有实弹发射任务,也没有“两弹结合装艇”的实战性任务,如果说空军航空兵的那2架轰-6甲好歹还真的使用过核武器,海军那更是连实际维护和使用核武器的经验都没有了。

  因此作为我海军部队核武器与核反击力量“零”的突破的JL-2,海军必然需要很长时间来逐步形成对导弹和核弹头的维护与保障能力,一步步来也很正常的嘛。

  在本次阅兵上,JL-2型导弹的钝圆形头锥再一次引发了大家的联想,很多人都拿其和美国的UGM-156“三叉戟IID5”和俄军的K-30相比,认为这个“钝圆形头锥”意味着JL-2型导弹可以携带MIRV(多弹头分导式载具),甚至还有媒体信誓旦旦地认为“JL-2可以携带3个当量各为65万吨的弹头”——对于这种说法,笔者一向是不太认同的。

  首先单纯从“头锥是尖头还是圆头”来判断它是否装有MIRV就不太科学,毕竟我们在前文里说的很清楚了,JL-2型导弹采用了“压缩空气出筒、水下减少姿态发散、出水后点火/第一级火箭发动机喷管大角度摆动调姿”设计,而为了减少水下姿态发散,采用钝圆形头锥设计、乃至在头锥前部再加一根稳定杆可以说是常规操作,甚至有可能是“出水之后抛掉”的头锥,从它这个“圆脑袋”就判断它有MIRV完全不足为据;

  其次还是我们之前讲的,JL-2型弹道导弹作为“潜射导弹中的东31”,其对于射程的要求必然带来其在任务载荷方面的精打细算,在携带1枚弹头都不一定能够得上强敌本土的情况下,我认为它完全不会把“携带多弹头分导式载具”列入优先考虑的范围,毕竟对于中国的核反击力量而言,“打得到”比“打得狠”要重要的多。而在JL-2“既不一定能打得到、也不一定能打得狠”的情况下,对其进行持续的技术改进那是肯定、确定和一定的。

  自然,JL-2型导弹作为新中国研发的首型远程潜射弹道导弹,同时也是我海军真正批产列装部队的潜射弹道导弹,其对我军、我国的意义是怎么高估也不为过的——毕竟正因为有了它,我海军那几艘09IV型核潜艇才真正具备了实战能力,我军的“三位一体”核反击能力才就此补上了海基这块短板。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JL-2型潜射弹道导弹似乎已经成为了“划过天空的流星”——它的确不甚完美,也的确需要进一步技术改进,但似乎对海军而言,与其继续改进JL-2不如直接将资源投入到更新的潜射洲际弹道导弹上去。这就是今年6月份发生的“山东半岛不明飞行物事件”,根据当时的情况研判与陆续放出的侧面消息,似乎我海军下一代潜射洲际弹道导弹的研发正在稳步推进中。

  因此,作为我海军核潜艇部队“不断增长的巨浪”,JL-2在此番国庆大阅兵上的演出搞不好会成为它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亮相”,在下一次的大阅兵上,替代它出场的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代“海中巨浪”了。那就让我们一起继续期待吧。

本文链接:http://jodiharbin.com/anjiandaodan/10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