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安徽武备学堂 >

中国近代第一所正规陆军军校---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八任校长

归档日期:06-17       文本归类:安徽武备学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简称保定军校),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所正规陆军军校,前身为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北洋陆军的陆军速成学堂,陆军军官学堂。1912年至1923年期间,保定军校办过九期,毕业生有6000余人,当中不少人后来成为黄埔军校教官,一定意义上保定军校也是黄埔军校的起点。

  在及内都有保定军校毕业的学生,训练了接近一万名军官,当中超过一千六百人获得将军的头衔,造就了大批军事人材,在我国近代史上有不可忽视的地位。

  保定军校学习期为两年,分步、骑兵、炮、工、辎重五科,教学内容与教学方法参照德国与日本的军事教育,学制章程参照日本士官学校,教官亦以日本士官学校毕业者居多。

  保定军校之所以中外闻名,与人才辈出及对中国近代史影响之大分不开。仅民国改元后十一年的毕业生,即达6553人。其中不少毕业生成为中国近代革命史上的知名人物,如蒋介石就曾在保定军校的前身保定陆军速成学堂 炮兵科学习。还有如李济深既是那儿毕业,又做过军校的教官。像张群、方声涛、吕公望、王柏龄等都毕业于保定陆军速成学堂 。像邓演达(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主任,第三党创始人)、白崇禧(国民政府国防部长)、陈诚(国民政府参谋总长)、陈铭枢(十九路军创始人,行政院代院长)、蒋光鼐(十九路军总指挥)、李树春(国民政府参谋本部参谋次长)、秦德纯(国民政府国防次长),唐生智、熊式辉、顾祝同、刘峙、薛岳、罗卓英、商震、马法五、周至柔等高级将领都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中共方面有叶挺、赵博生、董振堂、张克侠和何基沣等毕业生。

  1912年袁世凯任中华民国总统后,任命段祺瑞为陆军总长,当年七月,经陆军部批准把陆军预备大学堂搬至北京,并更名为陆军大学。10月,于保定原址开办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一任校长为段祺瑞亲信赵理泰。

  赵理泰,(1868-1925),字康侯,安徽合肥人,陆军中将。皖系将领。早年入淮军,后选送入威海武备学堂,后参加北洋武备学堂会试,毕业后任武卫右军随营学堂教习,后升任山东武备学堂(督办张人骏)提调,1904年8月任留日士官学生监督,率领孙传芳、程潜等各省留日生百余人,由天津转上海乘大智丸赴日。后任设在保定通国的北洋陆军速成学堂总办,当时督办是段祺瑞。后调任陆军第三十一混成协统领官,1911年4月7日赏给陆军协都统衔。

  1912年4月,任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校长,成为更名后的第一任校长。同月17日补授陆军少将并加陆军中将衔,12月15日调任侍从武官。1919年4月1日晋授陆军中将。1919年6月28日调任将军府(兼管理将军府事务段祺瑞)事务厅厅长, 1925年,段祺瑞段祺瑞复出,任中华民国临时执政,组织召开善后会议,赵理泰等皖系将领随段复出,2月任善后会议军政专门委员会委员长,5月16日任军事善后委员会副委员长, 旋在职病逝。

  第二任校长蒋方震(1882—1938),1901年自费进入东京陆军成城学校,1904年,经梁启超从中斡旋,由盛京将军赵尔巽保送,蒋方震以官费入伍生的身份进入日本士官学校第三期学习。1905年以步兵科第一名的优芹成绩毕业,照例由日本天皇赐刀以示奖励。由于中国学生获此殊荣,日人引以为奇耻大辱,士官学校从第四期起将中日学生分别编队,预防中国学生再夺锦标。

  1906年回国任东三省督练公所总参议,主持整军事宜,遭到张作霖、张勋等旧式车人的挤兑和刁难,便向赵尔巽请求赴德国实习军事。1907年,蒋方震经由日本转道德国,在柏林附近驻防的第七军团任见习连长。由于他杰出的指挥才能,得到了第七军团兴登堡将军的赏识。

  1910年回国出任禁卫军管带,既而又调回东三省督练公所,复任总参议。辛亥革命期间,东北三镇新军南调,奉天落入了旧军的掌控之中。蒋方震险遭张作霖的毒手,侥卓逃回南方,旋任浙江都督署总参议。

  1912年保定军校由于前任校长治校不当,引起学生风潮。侍从武官长荫吕向袁世凯保举蒋方震出任校长。历时半年,军校的面貌焕然一新。由于经费困难,蒋方震多次与陆军部交涉催拨专款,军学司长魏学翰等速成系官僚却置若罔闻,蒋即电告辞职,袁世凯又不允。百般无奈,蒋方震终于1913年6月18日召集全校生员训话,对办校的失败深表歉疚,并采取激烈行动,举枪自击,幸而不曾伤及要害。

  1917年,蒋方震出任顾问,加封陆军中将,居闲曹得以潜心著述。1918年底与梁启超、丁文江等人组团赴欧洲考察,出席巴黎和会。1924年与胡适、徐志摩在北京组织新月社。1925年,他先后担任孙传芳、吴佩孚的幕宾和参谋长,策划联直讨奉,并通过自己的学生刘文岛,与国民革命军进行联络。1926年夏,北伐军从广州出发后,蒋方震曾充当北伐军与孙传芳的调人,未果,最终同北洋军阀脱离了关系。

  北伐之初,方面就试图聘请蒋方震担任总参谋长而未成功。1935年,蒋方震接受蒋介石的聘请,出任军委会高等顾问,奉命出访意大利、德国以及欧洲各国,考察总动员法。西安事变时蒋方震以无党派人士的身份参与了同张学良的谈判,参与了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事后,蒋介行对其倚重更甚。1938年9月中旬被任命为陆军大学代理校长。11月4日在广西宦山病逝。

  第三任校长曲同丰 (1873-1929),山东福山人,早年参加过北洋水师及中日甲午战争。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三期。曾任北洋陆军速成武备学堂教官、陆军速成学堂提调、监督、保定军官学堂监督,参加过云南辛亥起义,任38协协统。中华民国成立后任军事参议官、参战军师长、北京政府航空署长、直鲁联军士官学校校长、陆军上将。

  1913年8月,曲继蒋方震任保定士官学校校长,并兼将军府参军。1915年春,袁世凯屈服于日本的武力恫吓,承认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保定军校学生罢课反对,曲同丰亦通电全国表示愿率全校员生效命疆场,为政府之后盾,被北京政府褫夺军职,直到1916年6月袁世凯死后,他才恢复少将军衔和职务。

  1917年春,黎元洪与段祺瑞发生府院之争。曲同丰拥段反黎,与徐树铮、靳云鹏、 傅良佐一起,被称为段祺瑞的四大金刚。1920年7月初,北洋军阀直皖两系的矛盾激化,段祺瑞组织定国军,曲同丰为第二路司令兼前敌司令。7月16日,直皖战争爆发,曲同丰任定国军西路司令,指挥所部在直隶高碑店一带作战。17日,因第二旅哗变,部队溃散,曲同丰被直军的曹锟部俘虏并扣押解职。1922年获释。

  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10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推翻直系统治。在冯玉祥、张作霖支持下,段祺瑞在北京组成临时执政府。曲同丰随段复起,被任命为执政府军事参议,晋升陆军上将。1925年春,曲同丰被推选为段祺瑞执政府军事善后委员会委员。7月底,又兼航空署署长。

  1926年春,段祺瑞执政府被国民军鹿钟麟部推倒。曲同丰避往天津。不久,应张宗昌之请,赴济南任直鲁联军军事实习所所长兼将校实习学校校长。1928年春,直鲁联军被军击溃,曲同丰隐居天津。1929年3月9日,曲同丰在天津寓所遭暴徒枪击,当场中弹身亡。

  第四任校长王汝贤(1874年-1919年),北京密云人。十六岁入保定武备学堂学习,毕业后即在新建陆军当兵,曾任新建陆军骑兵营哨官。后因得袁世凯赏识,被提拔为北洋常备军标统。1912年10月06日陆军少将加中将衔;翌年,1913年08月09日陆军中将,任陆军第八师师长。1914年2月,率八师参加河南白朗起义军,旋任将军府参军,以病辞职。之后携所窃军饷60万大洋回石匣大兴土木,建起宽大宅第及石匣镇独一无二的楼房。1915 年 9 月至 1916 年 6 月任保定军校第四任校长。1916年,再次被任命为八师师长,为护国运动,赴四川与护国军作战。同年连衡电请南北停战,被推举为湖南军政办公处主任。嗣代理湖南省督军。1919年8月辞师长职,不久去世。

  第五任校长杨祖德( 1880-1919), 字子荫 ,山东潍坊人 ,幼年入小站武备右军,后来考入国文馆,肄业于京师大学堂。之后,杨祖德东渡日本,就读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三期辎重科。归国后,杨祖德曾任保定陆军部陆军速成学堂辎重科科长,保定军校教育长,1916年8月升任保定军校校长。1919年8月患病离校,返回山东老家潍县(现潍坊市潍城区)休养。1919年冬,杨祖德因病重救治无效,逝于潍县。

  第六任校长贾德耀(1880-1940), 安徽合肥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生,民国时期著名政治家。初入保定速成学堂(北京武备学堂),后官费留学日本,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回国后,初入北洋新军,曾任北洋军第二镇参谋官,第六镇第二十一协马队第二标标统。辛亥革命后,1912年,任河南护军团长。1913年,升任陆军第七师第十三旅旅长。翌年,调任十五混成旅旅长(其小老乡冯玉祥为第十六混成旅旅长)。

  1916年,任陕南镇守使。其后,被任命为将军府参军、陆军部军学司司长。1919年8月,任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校长,晋中将衔。后任陆军部军学司司长。1925年,任陆军次长,兼任执政府卫队司令。1926年2月15日,国务总理许世英(安徽东至人)提出辞职,由其暂行兼代国务总理。3月4日,北京临时政府改组,段祺瑞特任贾德耀为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4月20日,辞去总理职,隐居天津,从此脱离政坛。

  第七任校长张鸿绪(1880-1928), 直隶天津人 , 天津北洋武备学堂生。曾任北洋陆军将弁学堂教习、陆军速成武备学堂提调、 陆军速成学堂提调、直隶都督府副官长、禁卫军总司令部副官长、副咨议、大总统侍从武宫、公府军事顾问等 , 陆军上将 。

  1921年10月,保定军校停办一年多再次开学,当时北京政府大权基本操在直系军阀曹锟之手,张鸿绪因与曹锟既是同乡又是北洋武备校友,便堂而皇之地当上了保定军校第七任校长 。上台后,有意排挤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教官,使他们纷纷离职而去。为了弥补教官的不足,张鸿绪吸收了一些清末各军事学堂的老教官到军校任教,这些人年龄较大、学术保守、精神萎靡,严重影响了教学质量。学生们很不满。

  因教职员工长期被欠薪,张又依仗同学曹锟不把教员放在眼里,最终导致校长与教员的矛盾升级。广大教员产生强烈不满,纷纷向校长递交辞呈。这使保定军校元气大伤。1922年10月26日,张鸿绪被孙树林代替。

  第八任校长孙树林 (1922.10-1923.08), 直隶大城人。 陆军中将,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三期毕业。曾任陆军速成学堂教官、步兵科长、陆军八师参谋长、 15 旅旅长、陆军军械库总办、山东督军署总办、德州兵工厂厂长、北京政府军务厅处长、汪伪军事参议院参议等职。

  由于和教官、学生极度不协调,张鸿绪无心再任校长遂调北京,1922 年 10 月孙树林接任校长。由于曹锟将军校上课用的新式大炮和枪械掠去打奉军,致使学生上课连教具都不齐。由于政局不稳,教职员生心有余悸。故教学质量不高,勉强维持上课。孙树林上任继续维持和沿袭他的前任所打下的基础,他自己于教育规模、教学规范、教学大纲等均无建树。

  当时保定军校已是强弩之末,无论是资金、教学设备都属勉强维 持。由于各地军阀自成系统,连年混战,各地陆军小学和陆军中学都已停办,学生来源中断。主持北洋政府的黎元洪忙于各派军阀势力之间的角逐,无暇顾及军校之事。直系军阀连续取得了直皖战争、第一次直奉战争的胜利,势力迅速发展。为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实力,曹锟把保定军校一部分校舍划出,开办了直隶讲武堂,各地军阀也纷纷仿效。在这种情况下,保定军校已无法再办下去,随着第九期学生的毕业于1923年8月宣告停办,孙树林也成了保定军校最后一任校长。

本文链接:http://jodiharbin.com/anhuiwubeixuetang/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