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安徽武备学堂 >

百武备消息保定武备学堂

归档日期:06-17       文本归类:安徽武备学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向发在中军得知刘延庆已被杀死武备学堂的消息,他心中大喜,急令道:“立刻包围前军!” 向发早已准备好三万军队,军队迅速集结,在

  此时暮色已降,但天尚未黑尽,刘延庆的两万军队已经开始吃饭,虽然后营拨来的粮食不足,但士兵们饥饿难忍,先纷纷吃了起来。

  武安城却有点心神不定,姐夫去了后勤营,他放心不下,又派了几名亲兵去打听消息,但迟迟没有回应,这让武安城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

  就在这时,有人大喊:“武将军,出事了!” 武安城心中一惊,连忙站起身,只见他派去的两名手下跌跌撞撞奔来,大哭道:“刘将军已被杀死,中军正在集结,请将军定夺!” 武安城和十几名将领都被这个消息惊得肝胆皆裂,将领纷纷怒吼,“为向家卖命不得好死,我们不干了!” 这时,远处传来号角声,有外围巡哨疾奔回来,“将军,数万中军正向我们这边杀来!” 武安城知道形势危急,已不容他再犹豫,他立刻翻身上马,大喊道:“刘将军被杀,兄弟们愿意跟随我走的,请立刻跟上!” 前军一阵大乱,有士兵丢下饭碗便跟随武安城,也有士兵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两万军队开始迅速分流。

  这时向发已率军杀到一里外,他得知前军出现异动,心中更加焦急,大吼道:“包围前军,不准一人逃走!” 只片刻,向发便率领三万军杀到了前军大营,一部分军队已经跟随武安城逃走,还有一部分军队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逃回家,三万军迅速将前军大营包围起来,数千名准备逃回家的士兵也被拦截住,士兵们被勒令放下兵器,前往空地集结,不少士兵

  不多时,一名大将清点士兵完毕,奔回来禀报道:“启禀大帅,前军士兵目前为八千四百五十二人!” “什么!” 向发眼睛瞪圆了,只剩下八千馀人,还有一万多人到哪里去了? 旁边幕僚赵维低声道:“估计一部分被武安城带走,另一部分士兵自己跑掉了,但事起仓促,武安城带走的人应该不多,大部分都逃散了,卑职估计跑得不远,如果大帅派骑兵去搜查,或许能抓回一部分。

  ” 向发手下有一千骑兵,在江南,骑兵十分珍稀,这一千骑兵便一直跟随他左右,向发想了想便回头令道:“传令骑兵在周围三十里内搜查,发现逃兵,立刻给我抓捕回来!” 一千骑兵分为十队,立刻四散奔去,朝各个方向追寻逃兵。

  虽然损失了一万馀人,但除掉了刘延庆这个心腹之患,向发心中还是舒服了很多,不过追击李延庆的京兆军确实是当务之急,他当即下令道:“全军就地休息,四更时分出发!” ........... 李延庆在无锡县的整军也已经结束,结果超过了他的预期,除了一千多战俘因各种原因需要回乡外,其他近两万人都愿意加入京兆军立功赎罪,摆脱参与造反的罪名。

  但另一个现实问题又出现在他们面前,这支军队的盔甲和兵器几乎都在大营中被烧毁,他们

  “这件事卑职有责任!” 刘锜叹口气,十分自责道:“卑职不该献火计,其实对方防御松懈,以骑兵夜间突营也同样能实现目标,纵火反而使损失扩大。

  ” 李延庆摆摆手,“如果让我现在再做决策,我还是会选择纵火突营,在两军作战上不能怀有侥幸之心,一定要尽可清宫武备能地运用自身的优势,刘将军不必介怀,这件事你没有任何责任。

  ” 这时,王贵道:“地方官府会不会有兵甲,或者民间也藏有,就像我们在京兆征集民间兵甲一样。

  ” “官府那边我已经让张豹去无锡县询问了,至于民间,长刀弓箭可能会有一点,但盔甲估计没有,不过大家也不用担心,朝廷的后援船队应该已经抵达扬州,实在不行我们调头北上润州,从运河东岸走,摆脱敌军的追踪。

  ” 这时,一名士兵在行军帐门外禀报:“张将军回来了,还有无锡知县在外求见!” 李延庆点点头,“请他进来!” 不多时,张豹带着一名三十岁左右的文官快步走进营帐,张豹躬身行礼,“启禀都统,县城内没有库存兵甲,不过陆知县倒有线索。

  ” 文官连忙上前躬身行礼,“下官陆志远参见李太尉!” 李延庆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而且这名文官似乎也有点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便笑问道:“我好像见过陆知县?” 陆志远点点头笑道:“下官也是太学出身,与太尉是同科进士,下官当时中榜第三十八名。

  ” 李延庆顿时想起来了,这个陆志远是苏州吴县人,和周春关系很好,李延庆不由大笑道:“原来是同窗学友,失礼了,陆知县快快请坐!” 陆志远摆摆手,“下官先说正事。

  ” “陆知县请说!” “卑职听说李太尉急需兵甲,只可惜无锡县仓库内没有,不过卑职知道苏州吴县设有武备库,应该有不少兵甲。

  ” 李延庆大喜,连忙问道:“苏州怎么会有武备库?” “当初朝廷平定方腊造反,杭州被贼兵攻陷后,官兵撤到苏州,在苏州设立了后勤武备库,后来童贯率大军南下,也将后勤重地放在苏州,虽然后来大武备新书部分都运走,还剩下一部分,另外从方腊手中缴获的帐篷兵甲也存在苏州,但听说品质不高。

  ” 这个消息来得太及时了,李延庆立刻下令军队收拾东西,半个时辰后出发南下。

  众人都纷纷出帐去集结士兵,大帐内只剩下李延庆和知县陆志远,李延庆笑问道:“陆知县是几时调来无锡县?” “去年年初才刚刚调来,下官原来是楚州盐城县县丞,当了四年县丞才升为知县。

  ” 李延庆暗暗摇头,周春有高家后台,去年已升为济南府五品通判,相比之下,这个陆志远升迁太慢,考中进士已经七年过去了,他居然还是从七品小官。

  要知道进士出身虽然起点不高,大多是八品或者从八品起步,但后期提升很快,短短几年就能高升,除非是能力实在糟糕,或者没有任何后台背景,不过无锡县沿途村镇看起来还是很富庶安定,治理得不错,这个知县怎么会当得如此低调? 陆志远叹口气,“当年我高中进士时才二十馀岁,郑家有意捉我为婿,可我家中已有结发妻子,我没有答应郑家,结果在京城候补了两年才得到盐城县丞的空缺。

  ” 说到这,陆志远苦笑着摇摇头,“原以为调到无锡县会稍好一点,不料今年新任常州知事居然又是郑家门生,短短半年不到就已经给我穿了三次小鞋,前两天又令我募集军粮五万石,钱十万贯,十天之内完成,我哪里能办得到?实在不行也只能辞官回家种田了。

  ” 这时,张豹在大帐门口禀报:“启禀都统,斥候传来紧急消息,江南军发生了内讧,一支六千馀人的军队正疾速南下,距离我们已不足五十里。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

本文链接:http://jodiharbin.com/anhuiwubeixuetang/91.html